当前位置: > 副刊 > 文苑
春笋遐思
【发布日期:2018-04-11】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陈国孟】
  “食过春笋,才知春之味”。幸运的是,我是大山的儿子,一口口大快朵颐自产的春笋,实实在在咬住了一个个明媚的春光。
  我老家屋后有一大片毛竹林,每到春天,几声春雷、几阵春风、几场春雨,毛竹林下被唤醒沉睡一冬的春笋们就冲破泥土,掀翻石块,一个一个裹着厚厚笋衣齐刷刷地从地里冒出来,欣然挺立翠绿竹林中。
  其实,这片竹林是我家移栽的,本想作柑橘园的篱笆。记得我读小学时,时兴山地开发大种柑橘,我老爸也在屋后小小山包上鼓捣,种了百来株柑橘,格外珍惜,怕被家畜等破坏,就沿着边沿从大山深处移植了十来株毛竹权当篱笆墙桩。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后来娇贵的柑橘不争气地死光光了,倒是我和老爸移种的毛竹长成苍翠竹林了,密密匝匝,自是让我家依山傍竹地居家;更可笑的是,柑橘没带来增收,倒是这片竹林变成增收的绿色“聚宝盆”,每隔三五年就可砍下一批卖掉,由于无需花费人工费,倒是稳稳地贴补着家用,也调节着空气、环境,叫老爸乐开了怀。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此理懵懂的我不晓得。可对于我来说,最幸福的是,每年有吃不完的春笋。钻进竹林,人仿佛也融入千竿修篁之中了,每当春笋季,怯生生地从地里钻出来的鲜嫩竹笋星罗棋布,这儿一簇,那儿一堆,带着新鲜的雨露,夹着泥土的芳香,酷似秦皇陵的“兵马俑”。这时,我好似猎人见到了猎物般的,放学后踩着湿润润的泥土,跟在大人后面弯下腰伸出手,拼命地采挖,使劲地折,一根、两根、三根……无数根竹笋齐刷刷地被收入筐中,惬意至极,满满的成就感。
  作为大自然对人类无私的馈赠,自古以来,竹笋就被视为上好的蔬菜、席上的珍品。在世人越发讲究养生的时下,“吃肉不如吃笋”早已深入人心,可在八九十年代,哪有猪肉穿肠过,竹萌的笋因不用花钱,独一无二地成为山里人家的家常菜。就此,家有时令食材的春笋,我打小就尽情地与春笋的鲜美缠绵在一起。春笋炒肉那是千年等一回,往往都是春笋伴酸菜炒着吃,也是不见几点油星,但笋味鲜美,可促食欲,总是贪吃的麻麻香,吃久了连肉都不想。难怪唐朝着名大诗人白居易在《食笋》一诗中写道“每日逐加餐,经食不思肉。久为京洛客,此味常不足”。
  国人好吃竹笋由此可见一斑。据《诗·大雅·韩奕》所述,3000多年之前,笋早已入馔,并被视为“菜中珍品”。 清初美食家李渔则把竹笋提到“蔬食第一品”的高度,言之“能居肉食之上”。历代文人墨客更是不吝溢美之词赞扬,杜甫赞道“青青竹笋迎船出,白白江鱼入馔来”,吃货苏东坡更是写出了广为传诵的“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若要不俗也不瘦,餐餐笋煮肉”的诗句。
  可惜,随着马齿徒增,肠胃莫名其妙地怕冷,如今对竹笋甚为喜爱的我倒是不敢多吃细嫩、清脆却性冷的春笋,虽然它们洁白光润,纤维特细,没有一点瑕疵,也懂得了煎炒煨炖的“吃笋经”皆绝佳妙。所以,即使家有春笋送进城,我不敢贪嘴这天然美食,但母亲老说,馈赠亲友吧,说不定喜好美食的他们会喜欢的!更令我敬佩的是,老家屋后竹林是没有篱笆的,总有熟悉或不认识的人在竹林里转悠采笋特别是挖冬笋,有次返乡的我忍不住对母亲说,是咱们家的竹林,干嘛让他们肆意采了去!满头白发的母亲却笑呵呵地说,春笋是自己长出来的,冬笋是生长在土里,我一没施肥,二没浇水,没花一点力气与成本,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岂不更好哟——母爱藏在春笋里哟!
  但对于春笋干,我倒是情有独钟。每每看着它,我就回想起过去,自己在竹林中乱跑挖春笋的快乐和艰辛场景。竹笋多得吃不完,母亲却从不拿去换钱,而是把笋剥壳、洗净后放入大锅之中,加入凉水,煮熟,等出锅后立即切片,摊在晒谷的竹匾上暴晒三五日;笋干中的水分自会被蒸发干净,而鲜美的味道则被留存在了干燥、单薄的笋片之中……每每烹饪前,我只需用冷水将笋干泡上半个小时,用高压锅炖烂,再将五花肉等一起下锅爆炒,味道浓郁香嫩、清爽不腻,就又可以感受到春天的样子和引以为傲的的家乡味道了!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