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情感
两栖青年,自我的奋斗与希望
两栖青年,顾名思义,有着两种职业、两种身份的青年。所谓“两栖”,不仅仅是两份工作,而是两种更饱和的生活状态——一种是面对现实的生存,另一种则是面对自己内心的生活。
【发布日期:2018-10-24】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

  两栖青年,顾名思义,有着两种职业、两种身份的青年。所谓“两栖”,不仅仅是两份工作,而是两种更饱和的生活状态——一种是面对现实的生存,另一种则是面对自己内心的生活。
  据最新数据统计,目前中国的“两栖青年”人数已经超过了7000万,他们大多有着很好的教育背景,他们在用这种方式对抗着生活的高压,他们希望借此赚到更多的钱,更希望借此实现生存之上的生活——对于年轻人,朝九晚五从来都不是生活的真相,而生活的真正的样子,需要你勇于去尝试另一种人生。
  代码和音乐自带节奏感阿城   男   程序员/吉他  30岁

       我是一个程序员,也是一家吉他教室的创始人。决定开吉他教室那年,我29岁。
  程序员不只是和自己的身体状态竞争,也在和技术发展竞争,很多基础岗位都在慢慢被算法淘汰,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程序员写一个会写程序的程序,把程序员自己淘汰了。
  低落的时候,音乐给我开了一扇小窗户。那段时间我疯狂想辞职,去开个岁月静好的小店了却余生。想过民宿、餐饮、奶茶、鸡排,最后还是想到了除了写程序以外,我唯一从小做到大的事情——弹吉他。
  我的吉他教室就开在距离公司步行十分钟的地方。店面是个小二层楼,单层面积20多平,一层接待加展示乐器,学员不上课的时候也可以来这儿自己练习,二层是教室,每天晚上和周末上课。店里没有什么装修,我的成本主要花在店面租金和乐器,压上了自己全部的存款,另外还借了一小部分。
  准备开业之前,我已经没钱打广告了,就想了一个办法,在大学计算机系的QQ群里发消息:你帮我发朋友圈,我帮你解决一个bug。就这样招来了11个学生,有9个都是工科男生。
  我原本的计划是等我的教室开起来了,我就辞职。可是有了退路以后,我反而治好了提前报到的“中年危机”。一开始,我是被学生们崇拜的眼神给“整飘了”,他们总吹捧我又会写程序又会弹吉他。我成天穿一双气垫拖鞋,在同事们那儿是邋遢,在学生们眼里就成了潇洒。
  弹吉他和写程序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入门都很简单,但是要进阶很难,每上一个台阶你都会觉得自己原来什么都不会。可是它们又都是很理性的,只要你花时间练习了,就一定能从量变到质变,那种成就感让人上瘾。我的第一个学生学了五节课才磕磕绊绊弹出一首《小星星》,学会以后他兴奋地让我给他拍视频,是那种单纯地因为做成一件事而开心,作为旁观者,我也很开心。
  现在,我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上完课从吉他教室出来,吹着风走在回单位继续加班的路上。你知道吗?代码和音乐是世界上最有节奏感的两样东西,我很庆幸,我有机会同时去享受这两种过程。
  工作与代购可以相得益彰李芳  女  行政/代购 26岁

       我叫李芳,一个全中国最普通的名字。我在一家外贸公司做行政,一个全公司最不起眼的职位。工作两年了,有不少同事都不知道我全名叫什么。我从小被父母教育要做一个乖乖女,妈妈告诉我,漂亮、张扬都是危险的,所以尽管我很喜欢美妆,却从来都只敢在家里化给自己看,自拍几张自恋一下就洗掉,转天涂个粉底和口红就出门了。
  两年前妹妹去日本留学,我去送她。把她安顿好以后,我发了个朋友圈,问大家有什么喜欢的伴手礼,我可以带。我以为只有相熟的朋友会理我,没想到很多从来没说过话的同事都发来信息让我帮忙买东西,还主动说要给我加差价,当做我的辛苦费。
  那次,我很小心地把每个人要的东西都抄在本子上,在店里找到了再给她们拍照片确认,生怕买错了。回国以后,我又去买了好看的包装手袋,把东西都装好,非但没有收差价,反而还给她们多送了润唇膏、护手霜当礼物。
  把东西带去办公室那天,整个午休时间我的工位上都围满了人,同事们聚在一起把自己买的东西拆开互相推荐、试用,还给我送来好多零食,这是我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
  从那以后,很多人来拜托我买东西,我和妹妹被动做起了兼职代购。为了整合资讯,我有一个被我妹妹叫做“超级万能宝典”的Excel文件,里面记录了每个客户的肤质、消费习惯,日本各个品牌的特性、明星产品,商场的促销时间和政策,还有我们每个月的订单、账单。说来惭愧,做代购的半年,我在做图表和数据分析上的长进比工作两年加起来都多。
  随着我打开社交圈,对同事们越来越了解,我的本职工作也开展得越来越顺利了。一年以后,公司年会选最受欢迎的同事,被选中的人是我。我也敢踩细高跟上台,在全公司的人面前侃侃而谈,而不觉得抛头露面被人关注是一件让人羞耻的事情了。
  我成为一个真正快乐的人JOAN  女 会计/魔方老师  29岁

       当年考大学的时候,我想学考古,幻想着日后每天背着个铁锨去田间地头挖宝贝,但我爹不让,觉得女孩子干这个工作不体面,成天灰头土脸不好找对象,就动用家长的权力给我报了一所财经大学的会计系。
  大学毕业后,他又动用关系给我在一个还不错的企业找了个会计的工作。我觉得这份工作很无聊,一眼都能望得到头,但我爹很满意,跟我说,会计好,以后退休了找兼职很容易,到老了都有饭吃。当时,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听着我爹给我安排退休后的生活,内心还是相当崩溃的。
  我从初中开始玩魔方,自己有点天赋,再加上爱琢磨,看过一些教程、背过一些公式,一般的魔方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难题。我没想过去参加比赛,因为,魔方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游戏,觉得烦躁的时候,只要一拿起魔方,世界就安静了,它能让我特别专注,简直就是减压神器。
  工作之后,每当我很崩溃时,回家要做的事就是玩魔方,我会给自己不同的挑战,然后去完成它,这是工作无法给我的成就感。但天天自己玩也会觉得孤单,我就在网上发帖,希望有人能交流,一起玩,结果一大堆回帖希望我教他们的,我一想,也可以,还能赚点闲钱,何乐而不为呢?
  教魔方与其说是同别人分享我的爱好,不如说是让我看到了更多人的生活。其中,最令我有感触的是家长带着孩子来学的。我一直认为,魔方是非常好的亲子活动,请注意,是亲子活动,它不是作业,不是智力竞赛,是轻松的游戏,是家长和孩子一起完成的游戏。但很多家长都会把它当成英语班、奥数班一类的存在,希望孩子上几堂魔方课之后就变成神童。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让家长也一起玩魔方,有的家长还真不如孩子,这时,我就会跟他们说,这就是个游戏,希望他们能够享受这段和孩子相处的时光,不要让小朋友长大后,记忆里全是妈妈逼着自己变神童的紧张画面。
  我想总有一天,我会用教魔方赚来的钱养活自己,不再做一名会计,而是去做一个真正快乐的人。
  两份职业活出人生满足感吴森 男 蛋糕店主/心理咨询师29岁

       2013年,我在北京一所985大学读心理学专业,正值大四,面临毕业。不少同学已经找到工作,有去企业做HR或猎头的,有当老师的,甚至还有做销售的。我不了解自己想要做什么,感觉很迷茫。
  当时正好有一个发小在澳洲留学,邀请我毕业旅行去澳洲玩。在澳洲我认识了发小兼职打工的餐厅老板,一个很厉害的蛋糕师。有一次我去店里找发小,发现老板正在做红丝绒蛋糕,那个瞬间,我一下就被迷住了,感觉那个蛋糕就像有种魔力,让人无法抗拒。
  她看出了我的心思,问我要不要学蛋糕,我自然很是愿意。在澳洲呆了两个多月,我几乎天天泡在店里,跟着老板学做蛋糕。大概是因为有天赋,我进步神速,离开澳洲的时候已经会做一些比较复杂的甜点了。
  回国后,我心想既然学了这个手艺,我也喜欢,不如就靠它吃饭吧,回到家乡省城开了一家自己的蛋糕店。蛋糕这行入门很简单,但想要与众不同,必须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做出的蛋糕终于不再是食谱里冷冰冰的样子了。
  只是,我的蛋糕越做越好吃,但蛋糕店的经营却遇到了一些问题,搞得我每天都很焦虑,成天失眠,一点小事就控制不住情绪。有朋友建议我去做心理咨询,我当时非常不能接受,我一个学心理学的却要去找别人做咨询?但后来我还是去了,事实证明,那次心理咨询对我的精神状态改善帮助很大,我再一次重新理解了我学习了四年的心理学。从那时开始,我也开始重拾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做心理咨询时的我,跟做蛋糕的我完全不一样。做蛋糕与给别人做心里咨询时候不一样,我得感性,得放松,因为只有你放松了,来咨询的人才会放松。但两者也有共通之处,就是希望得到对方信任,并提供给对方有价值的事物,只不过,蛋糕是通过味道,心理咨询则是通过语言。
  有人说,对于我们这样的两栖青年而言,主业和副业就像行星和卫星,主业提供着最基础的经济保障,副业则是将兴趣发挥至极。我没有办法分清究竟哪个是我的主业和副业,毕竟,这都是我发自内心想做的事。
  今年8月,我的蛋糕店开了第一个分店,一些来心理咨询过的客人也都渐渐好转起来。我很享受这种能完全掌握节奏的生活,觉得自己活出两种人生的满足感。
  (柚子/文)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