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情感
羊毛党的“双十一”
我努力工作或者不努力工作,就拿这么点钱,我何不开心一点,抢点东西呢?还能给我身心带来愉悦的体验。
【发布日期:2018-11-21】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

  当平台和商家用各种优惠捕获消费者的时候,一群被称为“ 羊毛党 ”的人正在极力反攻。他们脑子充满了四则运算,知道如何用最小成本换取最好的享受。 “薅 ” 的目的不是为了省钱。重要的不是获得什么,而是通过什么获得。羊毛党往往精力旺盛、智力充沛,拥有体面工作,是被人群羡慕的优等生,“薅羊毛” 成了他们兑现智力的途径。你必须要承认“薅羊毛” 一事的智力含量——既是艰辛的,也是密集的。小羊毛随手一薅,大羊毛势在必得。
  "囤卫生纸的最佳日子不是双十一

       羊毛党的脑子跟上了油一样,比一般人算得快。经过计算,郭恺会在一年的某个日子专门囤卫生纸。他无法提供确切日期。但那个日子肯定不是双十一。
  他得守着,守到电商优惠和卡商的优惠甚至更多被发明出来的玩法优惠叠加在一起的时候,下手。50 块可以当 200 块用。今年的那个囤卫生纸的日子是 6 月 14 号,那一天,他把自己家和父母家一年要用的卫生纸囤满了。包括囤纸这件事,以及生活里的更多消费场景,他总是通过计算找出最优解。有时计算是简单的--只要你去劳烦自己动一下脑子。有时则复杂一些。如果你像郭恺一样,曾是世界 500 强里 IT 公司的员工,那自然在能力范围之内。
  相比普通人,羊毛党的双十一来得更激烈也更辛苦一些。那些天,除了像普通人一样,为了那些 APP 上的猎物四处“ 集能量”,付款时每 100 点能量可以抵一元钱,郭恺要做的更多。对于合格的羊毛党来说,“ 每一天都是双十一”。真到双十一期间,只是参与者变多了而已。从早上八点到晚上睡前,每个整点都有优惠活动,手机提醒的 list 列得满满当当。“ 僧多肉少,当了分母,多数是空手而归。” 但还是全力以赴地守在“前线”上。
  在两年的时间内,薅羊毛已经改变了郭恺这样的人的生活方式。看看他用什么方式享受了什么。中午,他用浦发银行的基分兑换了汉堡王的套餐做免费午餐。去了趟超市,借一个支付端的优惠活动能,他花了六毛三分,拥有了价值五十多元的商品。上周,他与太太自驾秋游,9 块钱住了五星度假酒店,还包含了两人早餐。如果你有一份去杭州旅行的预算,在羊毛党的经营下,那份预算也许可供你去日本甚至欧美一趟。
  环游世界,没有目的地薅到哪里去哪里

       每一天都要付出。有时候只是举手之劳,但积少成多。在生活中,吴晖总是踊跃结账的那个人。“主动一点,这个积分就归我了。” 他说。同事的孩子要买个新手机,他也主动用自己的卡代刷。他没有真的付出现金,但积分到手了。更夸张的羊毛党,甚至会帮朋友代刷办婚礼酒宴的钱,从而获得一笔巨额积分。“ 要寻找这种垫钱的机会,创造型消费。”他说。
  以前出国旅行时朋友让他帮忙代购,他嫌麻烦拒绝了。成了羊毛党后,他会主动发个朋友圈,问朋友们需要代购什么。“因为我知道刷某个信用卡会返现的,我给你带东西又不加钱,但是我会去挣一个返现。”另外,境外交易也帮助他获得提额。哪里都有可薅之处,只要你打开思路,而且不辞辛苦。
  羊毛党的聚会很有风格,尤其是到了结账的环节。每个人都能掏出几十甚至几百张卡来,跟打扑克似的,看看如何利用规则,用最少的钱把这份单给买了。选择吃什么,也是把卡片排开,一张张对比,冲着哪个优惠值得薅一把。“ 薅到” 比 “ 吃到” 什么更令他们满足。
  有一些人成了囤积癖。家里的阳台积攒了一堆办信用卡获得的开卡礼,kindle、拉杆箱、保温壶等等,在闲鱼上卖。一次,为了积累飞行里程,郭恺在赴台湾旅行后,坐了两段航空公司赠送的旅程,那真是为了坐飞机而坐飞机了。疲惫地落地后,他在最冷的季节来到了乌鲁木齐。天冷到他不敢出门,他睡了一天酒店(同样是积对分兑换的),第二天吃了个早餐就走了。费尽辛苦,但也收获斐然,他被嘉奖了两万里程,他觉得值。
  薅羊毛不要被羊毛薅

       每年,吴晖都会腾出专门的一天,管理自己的 300 张信用卡。他需要集中刷那些卡。每一张他都需要绑定支付宝,用捐一分钱做公益之类的方式,刷够银行要求的 6 笔、18 笔,免去年费。这也是一种体力付出。“真的很累。”吴晖感叹。这么过了几年,最近,他开始销卡。只留下性价比最高的一些卡,也有 150 张。
  关于薅羊毛的一个陷阱是“反薅 ”,或者叫 “反撸 ”。这种不幸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比如前一阵几个银行有活动,充 400 减 200,有粗心的人图手快,没看到就直接付了,本来想 400 减 200,结果就变成了充 400。“ 薅羊毛,被羊毛薅了。” 他们说。
  有几次,为了薅 200 减 100 的餐厅,郭恺也精准地点了菜,凑到 200。结账时,服务员说,对不起我们今天结账机器坏了,您用不了。还有几次,排到队了,却被告知,名额满了。那些情况下,郭恺只能原价买单。这对羊毛客来说是个小小的羞辱。算是大意失手了。
  大牛进场,寸草不生

       有时,为了提高自己的胜率,他们会找一些别的方法。吴晖之前想抢一个日本的电饭煲,几次都失败了。他求助手速更快的朋友,朋友写了个小程序去抢,轻松胜过人类手速。为了薅到大的外卖红包,他和他的朋友也写了个小程序。这个小程序在他们的朋友圈子里极受欢迎--没错,又是一次智力的胜利。
  即使用上了这一类技术手段,相比那些职业选手,郭恺、吴晖这样的羊毛客,还是谦虚地把自己称为 “ 散户”。之前,郭恺每周都去参加某商场的一个活动,用工商银行的储蓄卡,每 50 减 20。他用他自己和他太太的两张卡,相当于六折。可最近他发现,每天名额都特别快地被抢完了。他知道职业选手入场了。他说:“‘大牛’进场,寸草不生。我们这些‘散户’连汤都喝不着了。”
  那些在网上抢茅台的活动,他知道怎么回事,利益可观,职业选手用外挂程序抢,人没法和机器比速度,他直接放弃竞争了。职业选手又叫“ 赚客”,他们以薅羊毛为生。无论是从驱动力还是专业装备上,散户都无法竞争。只要职业选手看上的“ 肥田 ”,散户就直接被清除比赛场地了。他最多一家人凑齐,父母的、他夫妻俩的,也就 4 个身份证,4 个手机号。职业选手,每人少则一两百个“户头”。
  他曾经在沃尔玛看到一个职业选手。手里捏着 200 张左右沃尔玛与银行的联名卡,造成了结账队伍的“大堵塞”。每张卡 20 万积分可以换将近 2000 块钱的购物卡,他们常常购买烟、酒,然后立刻转手卖掉变现。那是一个营生,而散户,“ 薅” 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当散户们寻找各种刷卡机会赚取积分时,职业选手有自己的灰色办法。比如,“ 他们会自己办 POS 机,自己刷卡”。
  “我们叫‘小撸怡情,大撸伤身’。” 郭恺说。他觉得自己这么日常薅一薅也就满足了。为享受,不为竞争生存。   

      (钱扬/文)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