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读书
寻访 《保卫延安》作者杜鹏程家人足迹
【发布日期:2018-12-05】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

  众所周知,在新中国文学史上,《保卫延安》被誉为建国以来第一部以大气磅礴的战争场景反映表现人民战争的巨着,是名副其实的英雄史诗。作者杜鹏程也因此成为享誉中外的作家,在文学史上拥有自己的地位。
  1997年 9月中旬,在党的十五大召开期间,笔者在福建日报社学习时,首次赴北京万寿路总后勤部采访,见到我父亲在武汉军区当兵时的老首长——副司令员杨秀山中将,因为杨将军就是《保卫延安》书中那位文武双全的旅政委杨克文原型。这次采访,据杨秀山将军深情回忆:杜鹏程当时是一位新华社青年记者,被派到西北野战军独四旅当随军记者,从保卫延安到解放新疆,他长期跟随旅政委杨秀山,一起经历战斗的生活、一起见证战争的烽火,结下了深厚友谊。他回忆道,杜鹏程当年读过很多书(注:杜从鲁迅师范学校和延安大学毕业,上了四年大学),但他不耻下问,善于与士兵打成一片,同吃同睡,了解他们的性情爱好,还一同浴血奋战、打扫战场、押送俘虏。他是个闲不住的人,连给战士写家信这样的小事也乐意做,甚至把战士的信当成珍品收藏起来。实践出真知,杜记者最终成为声斐西北战场的着名记者,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为了支持杜鹏程的写作,杨秀山还特批一支派克钢笔给小杜使用。后来回福建后,我把采访将军的文章发表在福建的杂志和莆田的报纸上,文中也提到过这段轶事。可以说,响亮的《保卫延安》和杜鹏程先生大名,建国后早已牢牢镌刻在广大读者的脑海中。
  千里机缘一线牵。感谢微信时代,着名军旅作家董保存先生把我拉到中国人物传记群里,让我有幸认识陕西省传记协会的秘书长解向军和薛引生会长,通过他们牵线,我也与杜鹏程女儿、即曾在西安医科大学任教的杜稚女士联系上了,也知道她母亲张文彬已年过八旬,曾供职于陕西日报社和《延河》杂志社,是个老作家。
  2018年6月我到陕西一些地方游历。值此难逢机会,我想自己应该去拜访她们一家,这也是出于对一位着名作家及其家人的敬重。此前我先到韩城,跟随解向军秘书长来到杜鹏程的家乡苏村,因其家中没人,只能在村长带领下到杜鹏程老家门口照了张相片,随后还在薛引生会长和解秘书长带领下到韩城象山森林公园内的杜鹏程墓地拜谒。在这次拜谒中,薛引生会长说:韩城人很重视文化人,你看外国人研究历史,一问中国人,都要问到司马迁。杜鹏程之墓修得这么好,也说明韩城人对一个作家和文化人的尊重并引以为豪!薛会长的话,也引起了我的触动和思考。
  既然到了西安,为了不留遗憾,我还想拜访杜鹏程先生遗孀——今年87岁的张文彬女士,以使我的陕西之行更加圆满。
  在西安时,我便与杜稚联系,确定了6月14日上午去拜访她们。因为被朋友安排住在秦岭山脚的一处风景区,离市区有点远,坐车就要一个多小时。早上十点多出发,和朋友到达张文彬女士位于雍村的陕西省委宿舍住处时,将近11点半了,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在车上我打电话给杜大姐表达抱歉之意,她说没关系,她们会在家里等。
  拐来绕去几经折腾,我和老乡友人终于在陕西省委老宿舍区一栋老式房子的三楼找到张文彬女士的家。几声门铃响后,见到一位五六十岁的、穿着黑色套裙装、优雅而庄重的知识女性来开门,不用介绍,她就是杜稚;打了招呼、走进屋里,一位身穿素雅服装、高挑身材的老妪坐在沙发上,看到我,她缓缓站起来表示欢迎,我急忙把手伸出去问候道:您好!
  女主人安排我坐在沙发右边位置,与左边隔张小方桌的张文彬女士交谈。我们谈起我与开国将军杨秀山将军的缘分,说到杨将军与杜鹏程的友情,还提到杨秀山将军曾向笔者透露他特批一把派克笔给杜鹏程的细节。杜稚说没错,那时缺纸缺笔,很多人都只能用竹劈开蘸着颜料和水写字。张女士则显得慈眉善目、声音轻柔,给人一种满满的慈祥、信任与亲切。
  当询问我来自福建时,她说有一年杜鹏程参加中国作协举办的交流时,曾被安排到福建省作协那一组。我还说,来之前我已在一本书里看到文彬女士在《延河》杂志社当编辑时发现和培养了许多好作家,这些作家成名后对她很感恩。杜稚说,她妈妈祖籍山东,1931年出生,今年87岁了。爷爷早期在甘肃做官,抗战时母亲在一所有名的孤儿院长大,校长是留日学者,与孙中山还是战友。1949年武功解放后,第一野战军第二军文工团在西北农学院演出宣传,演出的五幕大型歌剧《劳动人民的子弟》就是新华社随军记者杜鹏程创作的,父母因此缘而相互认识、彼此相爱,在组织批准后结成夫妻。杜稚说,因为我妈年纪轻,虽然多才多艺,而且也读过许多书,结婚后我爸还让妈妈到学校里读书八年,完成后续学业,这在当时既罕见也难得。话题谈到文革对杜鹏程的磨难时,杜稚回忆文革时,一次大学生造反到家里破四旧抄家,把他们家的一部分书抄走了。读小学的她跑到学校里,挨个宿舍地追问,终于要回了一套上下册的《战争与和平》。杜稚说“那时自己也胆大,不知道害怕。”
  在采访中,我们还参观了挂在家里的杜鹏程先生年轻时和年老时照片,我特地用手机拍了几张作为留念。还看了杜先生的藏书。杜稚说,父亲的藏书很多,他啥书都看,而且也会写诗,能写多种不同的文体。杜稚还说,延安鲁艺前一阵子还把杜鹏程以往写作时坐的一把旧椅子,征集回去做文物展览用。
  自然,我们的话题提到了我前不久到路遥故居参观的事,还说到路遥妻子林达是福建人。杜稚女士说,路遥夫妻和他们家就住在同一栋楼,她那时还做作业呢,有时,碰巧也能遇到和听到路遥夫妻在说话。杜稚说:路遥背负的东西太沉重,不知你们这一代人能否体会得到?杜稚女士的话,同样引起了我的共鸣和认同。
  只因临近午休,我不敢耽搁老人家太长时间。离开前,张文彬女士赠送一本1997年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杜鹏程名着《保卫延安》给我留念,还在扉页签名:翁志军同志存念。随后,我请她在我的册页题签,老人家回到房间认认真真用签名笔写了:祝愿你写出好作品,文彬于西安 , 2018。对于一个普通作家和晚辈后学来说,获准拜访一位令人尊崇的文学前辈已属不易;又有幸获得其赠书和签名,可以从中深切感受一位德高望重的文学长辈对晚辈的祝愿与鞭策,同样显得弥足珍贵和分外难得。
  辞别张文彬、杜稚母女一家,我恭敬地表达了对杜鹏程家人健康长寿的美好祝愿!我想,至此我的收获确实是满满的。

     (翁志军)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