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情感
尽管股市跌成狗,可我还是赚了钱
【发布日期:2018-12-05】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

       根据统计学测算,炒股是一场7亏2平1赚的游戏。这里的失败者注定远远多于赢家。诱惑与风险、得到与失去、幻想与失落,这些组合在一起,既是股市的故事,也是人性的故事。今天,我们邀请四位曾经或者当下躲过了股灾并有所盈利的股民,讲一讲他们的炒股往事。他们的盈利并不耀眼,但这背后的自我斗争、欲望管理却是一个个具有普世意义的故事——

  我的纪律:熊市坚决不入场

       炒股最重要的就是纪律,牛市入场,熊市空仓,该买就买,该卖就卖——这是最基本的道理。遵守纪律这事说起来容易,但能够做到了就已经超越很多人了。
  当然,我十年前刚入市的时候也做不到。2008年4月开了户,我拿着6万8千元本金就冲进去了,头天买了,第二天就卖,好像股票烫手似得,在熊市里使劲折腾。但是,反复地炒,反复地亏,到下半年就剩下两万多块钱。等到2008年底小牛市来临,仍然毫无长进,不敢持股稍微久一些。
  记忆里最惨也最没自信的时候,想买或想卖,填好了数字,都不敢按鼠标,恐惧嘛。那时候选的股其实挺好,后面行情走完一看,都涨了四倍以上,但我当时进进出出没挣到钱。
  纪律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是设定止损和止盈线,但我不是,股市变化太大了,你今天定20%的止盈线,那股票可能涨到10%就涨不动往下走了,那你是卖还是不卖呢?止损定20%,跌到20%就必须卖掉吗,不是的。定这个比例,过于机械了。
  我现在就是看K线和均线,包括看K线与K线的关系、长短期均线的关系、K线和均线的关系。说简单点,在基本明确牛市来临的时候,看10天和20天均线,金叉就买入,死叉就卖出,挣钱绝对是大概率的事情。当然,很多时候,盘感也很重要,但这也都是在股市里摔打后才锻炼出来的。
  从2014年9月份到2015年12月份,我挣了三倍。2016年我还出入了几次股市,也踩了熔断的雷。所幸根据K线形态及时买入了超跌严重的天海投资,经过几个月的等待等来了五个涨停。此后一直到现在,我都空仓了。毕竟熊市到了——这就是我的另一项纪律,熊市坚决不入场。
  当然也有人在熊市里面抓着大牛股的,可咱没那个功力,就不去惦记那事了。不该你挣的钱,为什么非得要去挣?
  我从不指望在股市里赚大钱

       我炒股两三年了,但还是不太懂炒股是咋回事儿。现在我也差不多只是懂红的是涨,绿的是跌,选股全靠眼缘。
  高考毕业,我跟我妈打了个赌,大学四年我不问家里要钱,假期回家我还要每个月交2000块的住宿费和伙食费,我就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咖啡馆兼职、发传单、做家教,很多事情我都做过,也攒了一些钱,到大一下学期,2016年上半年,我就把这些钱丢到股市里了。
  我第一次买股票,什么都不会,问了问我妈买了哪几只股。我跟着选了个最平稳的,波折小,不会有太多惊吓。然后就扔那儿不管了,大概过了四个月,我缺钱用了,才想着去看一看。等我打开软件一看,比买入价还低。我就很焦虑了,不知道股票下跌什么时候结束,到底之后会不会反弹。我就每隔一小时三四十分钟看一次,掐着表盯时间,有时候在一小时二十分钟就进去看一眼。半个月后,那支股票涨回来了,还比我买入的价格高了一点,我果断给卖了,因为那半个月太难受了,太焦躁了。
  这是我第一次炒股,卖掉后我还劝我妈把股票也卖了,毕竟能买奶茶还要啥自行车啊,见好就收。她不听,结果第二天就跌了——这就像我和我妈打麻将一样,我能胡就胡,哪怕点数再小,但我妈是那种等清一色的类型。
  第二次炒股时我就不问我妈了,我自己随便点,不挑什么行业和公司,只看曲线,那种在中间线波动来波动去,几乎类似一条直线的,就是我的目标。一直往上涨的更不会考虑了,谁知道有没有操作,而且坡越陡越高,万一掉下来,跌的会很惨,那种坡缓的,摔一下也没多疼。我就这点儿本金,平稳的K线,翻不出浪来。
  但这种“一动不动”的曲线,也有可能是公司凉了,所以我还会稍微做些功课,就是百度一下这家公司的新闻,最近有哪些新动作,有什么新产品。如果最新的新闻是两年前,那我就肯定不会买了。
  大概是两次操作之后,我的本金就翻倍了,我把本金抽出来,还是投5000,再多了,会心疼。其他人用炒股挣钱,我好像更多是享受炒股带来的愉悦感,好像证明我这段时间运气还不错,也会给我的学习、工作都带来好运气。现在想想,我之所以没有被套牢还有盈余,就是因为我从没指望在股市里赚大钱,我也从没因为哪一次卖早了而懊恼过。投5000,赚回来一两千在股市已经是很好的收益状况了,要是像我妈,不知道被套牢了多少次了。
  学会驾驭自己的贪婪

       2015年牛市那会儿,感觉是只猪都能上天,我账面的浮盈比例一度达到120%。当时真是飘飘然要上天,俨然一副股神模样。
  我记得2015年上半年,吃饭的时候有人在聊股票,等电梯的时候有人在聊股票,甚至跟朋友去洗脚,洗脚小妹都在说自己买了哪只股票挣了多少钱……所有人都在享受这种狂欢。其实这个时候,稍微知道些经济学常识的就知道,差不多到顶点了。
  但是恐惧并没有战胜贪婪,我还是继续做着5000点才是牛市起点的梦。直到大跌来临。
  大跌刚开始,都以为是阶段性地回调。很多媒体也在发声,后面会好起来的,坚持住!大家还是蛮有信心的,而且在股市待久了,暂时性地跌,大家都是有心理预期,所以包括我在内很多人没有抛,但谁能扛得住连续一个月,几乎天天跌停的节奏呢?
  跌了一个星期,我的浮盈跌到了60%左右,我就开始纠结,要不要割肉?后来,有时一天能跌去一个月的工资。我有点慌了,开始犹豫要不要止损?纠结了一个星期,在周五下午两点多,我坐在候机大厅,盯着股票曲线,犹豫是现在割掉还是再等个周末看看情况,割不割,很纠结,后背都在冒汗,但我算了下,那次跌停,就已经快要损失本金了,我决定割掉。等到周一,看到很多股还在继续跌停,我就很坦然了,幸好我卖掉了,虽然赚的少了,但至少没有亏。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种无法驾驭的恐惧和贪婪,有多可怕。两周把一年挣的钱都亏进去了,每天好几次盯着曲线图看,饭菜再好吃,看到股市大盘都吃不下去,每天看着又一个跌停,连班都不想上了,白干了。
  为什么不一跌就出来,等形势好的时候再进去?这个问题问出来,就证明你不是一个炒股的人。这种理性的操作和判断很难,你不能判断接下去是往下还是往上,往下的话什么时候是底?往上你又在想会不会回调?
  逃过那次股灾后,我总结了一下,自己犯的最大一个错误就是没有给自己定好止盈线,这导致对自己的欲望没有做很好的控制,挣了100%还想挣200%。
  我现在给自己定的止盈线最高就是50%,如果未来的大趋势不确定,一般跌到30%就出来,这就看个人的风险承受能力了。
  如果你没办法驾驭自己的贪婪,就千万不要进入股市。这是我2015年从熊市闯出来后深刻的感受——进股市,要玩可以,但必须认清楚一点,这是个概率游戏,掌握规则只能让你的胜率更大一点,但不能保证你一定挣钱。
  买入要谨慎,卖出要坚决

       从一开始进股市,我就没有寄希望于股市发财,没有听某个大牛荐股,也从不寄希望于追新股和牛股,这些弯路我都没走过。
  从我一开始进入股市,基本上单月没有出现过亏损。炒股这两三年,我赚的钱占我现在固定资产的70%左右。这可能跟我谨慎有耐心的性格有关。在股市,得长期有耐心,在买一支股票之前,我会观察很长时间,摸清楚了最高和最低点,公司情况,会有多大的波动,才会入手。我之前买科大讯飞的时候,自己花了6千,把它的产品都试用了个遍。
  但很多人都没我这种耐心,很容易追涨杀跌,像我一个同事,都30多岁了,看到一支股票六个涨停,后悔死了,觉得自己看出来要涨但就是没上车,就追涨,以很高的价格赶紧买入,结果买完就跌,9个点。沮丧得一天都不说话,我给他发微信都不回。
  炒股这几年我分析了一两千只股票,了解几乎所有股票的基本状况。我现在炒股风格已经比较稳健了——不买医药股、不买食品股、不买国内科技股、不买酒股,也不碰像物流这种我不熟悉的行业。
  不买医药股、食品股,是因为这些行业风险太大,一出丑闻,就跌停,逃都来不及,像长春高新出了疫苗问题,都跌到底了。不买科技股,是因为我自己就是这个行业的,在我看来,很多科技公司,没有一点点创新,像ofo、滴滴、抖音,这些都是在应用层面创新,出个APP,但是没有核心的技术支撑,我们的很多科技公司更多是资本驱动,炒概念。
  你没觉得这样一排除,我也不剩什么股票可以选了吗?我现在盯着的就七八支股票,其它的即使是涨势非常好,利润很高,我也不会买,风险太大了,你又不熟悉。
  除了买入谨慎,我卖得也坚决,跌了就跑,跑得特别快!
  这次股灾,我重仓了银行股,上个月我的几个账户的账面收益大概是6万多块,跑赢大盘超过15个点,中间我还错过了几天涨幅,因为我跑得太快了,都没赶着国家队出来救市。
  我几乎从来没遇到过那种一次性涨了五六个点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就已经跑了。很多人总觉得后悔,本可以捞到更多,但我心态就挺好的,毕竟炒股不是一锤子买卖,机会总会有的。我也没遇到过跌停的,一旦出现亏损五个点以上,我就坚决跑,我宁愿少赚点,也不愿意去冒风险。虽然挣大钱的都愿意冒风险,但亏得最多的也是这些人,我在股市追求的是一个比较稳定的收益。
  很多人亏了,不割,就套在那了,甚至直接把软件都卸载了,像个鸵鸟。觉得股票只要放在那,就还有涨回来的一天,但其实不是,这种态度就很不负责任。因为从10块跌到6块,很容易,从6块涨到10块,需要5个涨停板,很难很难。
  炒股时间越长,我觉得好像越来越迷糊,也越来越敬畏,迷糊是因为有些股票的走势会和你的逻辑判断不一样,敬畏则是,越在股市泡久了,越不会寄希望于一下子挣大钱。我财富积累得很慢,别人是5个点,5个点,指数型增长,我是500块,500块,线性增长,但我这种很稳定,我也很踏实。              文 | 翟锦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