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特别报道
象牙黑市调查
【发布日期:2019-01-03】 【来源:据《新京报》】 【阅读:次】【作者:】


  广西浦寨,是中越边境最大的边贸口岸之一,陕西人潘文斌在浦寨做玉器生意五年,结识了文玩圈里的很多走私大佬,其中也包括走私非洲象牙的越南人阿飞。

  2018年12月22日,潘文斌坐在自家的玉器店里拨通了阿飞的电话:“有个新客户想要看点‘白料’,可不可以带过来”。阿飞提醒潘文斌,“小心是钓鱼的”,随后挂断。
  在他们的圈子里,“白料”是行话,指的是象牙,“黑料”则是犀牛角。他们如此小心谨慎,是因为按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的要求,我国自2018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相关部门对象牙走私及售卖加大了稽查力度,全面禁止象牙交易。
  象牙禁售令实行一年来,国内破获多起象牙走私案。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圈内人”因制售暴利,仍在从事象牙制品的走私及贩卖。北京文玩市场,一些商家以销售猛犸象牙制品为名贩卖现代象牙制品,更隐蔽的则是自己进货加工,只卖熟人。在象牙走私链条中,很多团伙通过边境将整牙走私入境,然后切片通过快递发往各地。



文玩店:以猛犸象牙名义售现代象牙


  以往的牙雕原料主要是非洲象牙,在象牙禁售令颁布后,猛犸象牙成为现代象牙的替代品。
  我国明文规定,象牙以及象牙制品禁止销售。此规定旨在保护濒危的现代象,生活在冰河时期,早已灭绝的猛犸象并不在该规定范围内,只要来源合法,猛犸象牙及制品仍可合法销售。
  猛犸象早已灭绝,具有现代象牙全部特质的猛犸象牙,既可以满足象牙爱好者的需求,又避免了血腥杀戮。禁售令之后,猛犸象牙占据了国内的牙雕市场。
  但在象牙市场,一些商户明面上销售猛犸象牙,但暗地里也出售现代象牙。
  北京十里河雅园国际珠宝厅内,专门售卖猛犸象牙制品店铺的负责人张雅称,现在查得严,现代象牙只能偷着卖。
  张雅店铺的柜台里,摆放着多种猛犸象牙雕刻的工艺品。猛犸象牙和现代象牙的区别主要还是纹路。
  2018年8月1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张雅的店里,在一番沟通后,张雅从柜台下方的抽屉里拿出一座笔筒和一块圆牌。“这就是象牙的”,张雅说,“要不是懂行的熟人介绍,不可能拿出来。”
  象牙禁售令出台后,很多原来销售现代象牙的商家纷纷转向销售猛犸象牙,但是个别商家为了卖出存货,现代象牙制品还是被混在猛犸象牙制品中销售。张雅称,在她店里买过猛犸象牙的人都是文玩爱好者,也有人询问是否有现代象牙制品,但她都会回复:“那是犯法的,不能卖。”张雅说,不是特别熟的人,绝对不涉及现代象牙买卖。
  一名在潘家园旧货市场里销售猛犸象牙的商户告诉新京报记者,现代象牙禁售令出台后,明面上,潘家园旧货市场里的现代象牙制品消失,在暗地里,一些猛犸象牙商户还是在销售小件的现代象牙制品,少数以猛犸象牙的名义对外销售,或者是在熟人圈内销售。



加工作坊:店里从不存放象牙原料


  在文玩圈,北京郊区的现代象牙仓库和加工作坊,并不是秘密。
  张雅曾告诉记者,很多个人的工艺品工作室,在加工各类工艺品的同时,利润丰厚、销售紧俏的现代象牙制品,也是他们的重要收入来源。
  家住顺义区水色时光花园的程军,就是其中一个工艺品工作室的负责人。
  四年前,38岁的程军在小区一楼租下一个门面做自己的工作室,用作珠宝玉石的加工场所,也做现代象牙雕刻。
  “如果不是熟人介绍,没人会和你见面。”程军说,“现在是敏感时期,没人敢冒险面对面交易。”
  根据程军描述,四年前,他在德国接触现代象牙加工,回国后,就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开办了工作室,从一些走私团伙手中购买现代象牙、穿山甲、虎骨等野生动物制品做成雕刻物件销售。
  “国内对野生动物制品查得严,我不会在店里存放原料。”程军介绍,一般是用多少,就找别人发多少。
  在程军雕刻的物件中,现代象牙制品最为常见,也是最好卖出的货物之一。“现代象牙的料子很润,猛犸象牙发白、发干。”程军说,他几乎不雕刻猛犸象牙,“除了材料不‘吃刀’,牙还属现代象牙最好。”
  在程军的工作室里,他带着新京报记者看一尊未雕刻完工的罗汉摆件,“这是非洲象的老牙,料子极好,牙心部位,也叫果冻料。”
  按照程军的描述,他从福建的批发商手里批量购买现代象牙原料时,价格在10元/g左右,而程军一枚质量为27.3g的、没有经过雕刻的饰品,价格在900元以上。算下来,其间的利润在700多元,每克利润是成本的3倍以上。
  象牙禁售令出台后,程军曾多次转变过拿货方式。“一开始是自己去拿,都是一根一根地拿,那种方式太危险了,”程军回忆。现在,程军通过联系供货商,把象牙切成小块,通过快递发往工作室,一次性不能多拿。
  “现在的原材料不好弄,查得严,有时候会断货。”程军介绍,对于现代象牙制品,他主要还是做熟客生意,那样心里有底。



象牙批发:线上销售 切片快递躲查处


  程军虽然经常找上家拿原料,但从未跟对方见过面。
  “不见面还是为了避免风险。”
  程军的现代象牙原料,来自福建一名“圈内人”何文,他们没有见过面,通常是微信联系。
  新京报记者通过程军联系,经过历时两个月的沟通,终于加上何文的微信。
  何文的微信朋友圈里,近一年的时间内从没有发布过关于象牙的信息,而是一些茶叶批发和翡翠批发的信息。在多次与新京报记者沟通后,何文才提出,“加另一个微信号看货”。
  在何文的这个微信号朋友圈内,近一年每天都会发布多个现代象牙制品批发、零售的信息,另外还有犀牛角等世界濒危动物制品。
  何文的现代象牙从一些走私团伙手中购买而来,每克价格最低在7元左右。“很多北京的客户,都喜欢精品。”何文说,他加工的现代象牙制品以小件饰品为主,指环、手镯、胸牌、筷子、笔筒,手串的需求量大,都是线上交易。
  何文很谨慎。他用来向客户展示成品的微信从不用来收钱,而是另外一个微信号。他解释称,这是为了防止查出出货账号的流水。
  何文的谨慎行事,不仅仅体现在线上交易这一方面。据他描述,他从不和拥有实体店铺的人合作,“量太大,容易出事。”
  在合作的问题上,何文吃过亏。据他回忆,天津一名代理曾经向北京市场供货后被抓,警方从实体店追查到代理,“要是进去了,就得十年。”
  风险再大,何文也没想过改行,和程军一样,暴利是最大原因。何文介绍,在这一行业内,暴利不仅在小饰品上去体现,“一些稍微大一点的雕刻摆件,只要找到好买家,价格可以翻好几十倍。”



边境走私:“人肉”带货过境是常态


  和程军一样,何文也没有见过提供货源的上家。
  这些走私而来的现代象牙从中国边境口岸发货,通过快递或者“人肉运送”的形式流入内地市场。
  何文介绍,他曾在广西东兴口岸和浦寨拿货,走私者从国外的仓库将现代象牙带到口岸,再找同伙带入内地,或者将现代象牙切成小块装入快递盒中运送。根据何文的介绍,去年12月2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广西浦寨,尝试找到边境走私人。
  广西浦寨是中越边境的边贸口岸之一,位于中越边界15号界碑我方侧,占地约2.5平方公里,是中越边境的大型水果、红木制品贸易小镇。
  五年前,潘文斌一家从陕西老家来到浦寨,从最开始的红木生意转型到玉石生意,取名为“宝钰轩”,五年多的时间里,潘文斌接触到了越南籍现代象牙走私团伙,成为该走私团伙在中国的合作人。
  潘文斌的店铺距离中越出入境通道不足两百米,店铺的柜台里摆放各类玉器,也包括象骨做成的手串、手镯。
  新京报记者在微信上和潘文斌联系时,他显得异常警惕。只要谈到象牙、走私、野生动物方面的话题,潘文斌立即中断谈话。经过不断地交涉,12月21日,新京报记者在浦寨见到了潘文斌。
  在店里,潘文斌坐在柜台后面,翻看着手机通讯录说,“你要是要货,我就给你联系,发往广西以外的地方,快递费加收100元。”说完,他仔细打量记者,“一般新客户,我不会做这个生意,就怕是‘钓鱼’的。”
  根据潘文斌描述,他只是走私团伙和中国市场中的一个中间人,严格来说,他不参与出国带货,而是配合走私人发货和维护客户资源。
  “如果需要货了,我就和他联系,让他带过来,我帮他发货。”潘文斌说,现代象牙并不是天天都有货从越南走私进来,而是根据国内的客户需要再决定拿多少货。
  潘文斌所说的“他”,指的是越南籍走私团伙中的一名成员——阿飞,其主要负责浦寨口岸的现代象牙走私。
  在潘文斌的店里,新京报记者表示愿意合作。潘文斌称,这需要取得阿飞的同意。
  12月22日下午,潘文斌通过电话联系阿飞。
  “他们是哪里的?”阿飞问。
  “北京来的客户,说是过来想看看货。”潘文斌回复说。
  “不见面的,小心被钓鱼。”阿飞随后挂断电话。
  “我们都很小心的,理解一下,风险太大,不能见面交易。”潘文斌向新京报记者解释,表示要是可以的话,可以让阿飞拍照看货。
  当天下午,新京报记者离开潘文斌的店铺后,他通过微信,向记者发来一张图片,阿飞除了大拇指外,其余四个手指戴了19个现代象牙指环,每个零售价是450元。
  潘文斌介绍,这是阿飞的仓库里剩下的货,其他的都卖出去了。



走私查处:加大物流检查力度切断销售渠道


  对于象牙走私及制品贩卖,国务院办公厅于2016年底发布了《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要求在2018年1月1日前全面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加大对违法加工销售、运输、走私象牙及其制品等行为的打击力度,重点查缉、摧毁非法加工窝点,阻断市场、网络等非法交易渠道,表明了遏制象牙买卖、拯救大象的决心。
  然而,在有序制止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的同时,国内黑市对象牙的需求仍旧旺盛,推动了象牙价格不断上涨,不法分子不惜以身试法、铤而走险。
  根据海关总署官网公开信息显示,从2018年4月至11月,至少有12起关于现代象牙走私案被查。
  6月4日,南宁海关隶属东兴海关查获一名越南籍旅客携带59件象牙制品试图入境,经称重共1560克。
  6月9日,一名越南籍旅客从东兴口岸旅检通道入境时,海关旅检关员从其密不透风的着装和不自然的神态上判定其“有问题”。拦下该旅客进行盘查后,发现其脖子上挂着6条白色骨质串珠,使用物项识别仪检测结果初步认定为象牙制品。除此之外,海关工作人员从该旅客身上查出以夹藏、捆绑、佩戴等方式藏匿走私的象牙制品35件,总重1550.6克,其中包括一根近30厘米长,570多克重的象牙工艺品。
  南宁海关旅检科工作人员表示,因为海关对入境旅客行李物品检查越来越严格,游客随身携带的物品都必须经过X光机检查,越来越多的不法分子选择把违禁品贴身藏在身体上逃避机检。
  11月15日,深圳海关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深圳海关在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的指挥协调下,联合湛江、福州以及香港海关,在广东茂名、珠海市公安局的大力协助下,破获特大象牙走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7名,查获完整的非洲象牙10根,共计323.7公斤。
  据深圳海关介绍,海关缉私警察根据物流快递信息掌握走私团伙信息,随后锁定涉案物流公司,抓获2名走私分子,现场查扣两根完整象牙,共计46.7公斤。在随后的调查过程中,海关缉私警察陆续将其余15名走私人员抓获。
  中南屋创始人、着名动物保护主义调查员黄泓翔表示,中国人在非洲涉及象牙走私的最少有两种级别;第一种为纪念品级别,这是为给自己或者朋友采购一些纪念品。“第一种级别做的人多但是量小”,黄泓翔说,“第二种为集装箱级别,就是商业走私,这种走私就是以营利为目标。”
  在如何阻止象牙交易问题上,黄泓翔认为,这需要系统的工作,不同的角色需要做不同事情。“政府需要加强立法。像我国目前全面禁止象牙贸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政策性改变。”黄泓翔说,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接受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教育十分重要。对于目前很多象牙走私及贩卖通过快递发货等行为,黄泓翔建议相关部门加大快递检查及溯源力度,切断销售途径。(文中张雅、程军、何文、潘文斌均为化名)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