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文苑
可念斯人
【发布日期:2019-04-12】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许军展】
  只是一低眉,涛声片片,缤纷闻于耳间。只是一举杯,那个人,便清澈浮现眼前。
  清代纪晓岚书斋有题联:“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大概人生之美,不外乎两件事:读书与念斯人。斯人,是旧人。住在旧时光里,住在内心。只是一刹那,一恍惚,忽然就想起某个过往的人。
  只是一念,忽然间,心如江涛,就荡漾开一片潋滟波纹。
  一生的大书,封面上也许早已写满大好河山,扉页上题名题前程,就连眉页眉脚也驻扎着岁月的脚步,但还好,还有蝴蝶页,寂静无字,恬然自安。是的,总有一页,如斯人,或素白,如朴素美好的光阴;或草绿水蓝,是“暮云点新翠,孤烟起朝岚”,等你念起。
  若再抬头看一盏灯,影影绰绰的往事,一个身影,怎么就一下子让书页泛黄,眉眼生烟。
  书叠青山,灯发红豆,可念斯人。
  念斯人,念的是一段锦般的光阴,是某一刻,某个人的回眸一笑,好似世间一切的深情和美意,都在这芳菲一瞬之中。
  我曾记录过一个坐在公交车上的人,她面容红润甜美,眉目爽朗明媚,挂着永不凋谢的笑,在公交车一路的颠簸里给人娴静美好的念。
  还有那坐初春杏花树下的老人,杏花落在他的肩上,他的四周,他就那样笑意蔼然地坐在那里,让人生出安稳之念。
  春日迟迟,光阴寂寞慵懒,可念斯人。于是,出门看花。是一个人,坐车去郊外,闲喝茶,看桃花。山色明媚。山势在阳光下绵延起伏,登高远望,一派清旷。桃花在山坡上,不是一棵一棵,而是一片一片。一片一片的烂漫云霞锦缎,点缀得巍峨大山格外有了脂粉气。听涛行舟,双双对对,像《梁祝》里的彩蝶翩翩。忽然心上就漫进来一片潮润水汽。
  满山的风,吹着树叶,桃花在一旁自顾自地开着,一壶山中茶,自有人生况味。放一只碗,露水会来,月光会来,说不定,还有一瓣花落了进去。他日,有人经过,站在一碗花的桌前,不能言语,却心生美好的怀想——也许会成为他一生耐人寻味的念想。
  念斯人,春月柳,水芙蓉,婉容喜色,与光阴坐相悦。生命里,脚印深深经过某个人,某片山水,这生命便从此着染了这方声息。不管这山水这人和你有多少年未见,和你隔了多少条街道多少个城市,只要一念起,依然那么近。
  因为,都在时间里,都在心里。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