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情感
分手要趁早
人总要往前走,一段关系的结束预示着另一段关系的开始。
【发布日期:2019-05-22】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

  温洁在花店里等了半天,买了一包鸢尾花种子。花店老板娘笑道:“店里这么多漂亮的花,你怎么只买一包花种?”温洁并没有解释,老板娘也只是随口一问,收完钱就去忙别的了。今天店里很忙,很多人来取预订的玫瑰,也有人要求现场搭配。
  温洁拿着那包花种走出花店,心里想着的却是一大束紫色的鸢尾,以前每到情人节,她都会收到一束紫色的鸢尾,前些年花是快递过来的,那会儿韩宇还在遥远的南方工作,他说玫瑰难免俗套,鸢尾却能恰如其分地表达思念。
  前年韩宇回到本地工作,情人节依然送她鸢尾,他说他对她的感情是对面也相思。
  那会儿两个人多好呀,遥远的距离没有阻断他们的感情,反而让思念不断加剧,每次的重逢都是节日。韩宇刚回来的那一年,他们简直如胶似漆,恨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一起。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呢,他们的感情,慢慢走向冷冻期。
  去年情人节的时候就有预兆了,那天温洁没有收到鸢尾,也没收到其它礼物,她抱怨了几句,韩宇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说他太忙了,忘记情人节已至。可是那天他其实并不忙,早早就下班了,还顺路把同事捎回家。后来韩宇见温洁实在不开心,就去附近花店买了一束玫瑰,回来告诉她,本想买鸢尾的,可是店里没有。
  温洁想发怒,却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发怒的力气。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太熟悉,也太容易忽视对方的感受,她的喜怒哀乐韩宇已不再介意,她激烈的情绪表演给谁看。
  情人节过后,两人虽然还住在一起,但是关系越来越疏远了,常常是整晚没有一句对话,她在看电视,他在看手机。过去相隔遥远的时候,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现在近在咫尺,却无话可说。原来最能对感情构成威胁的不是地域距离,而是心的距离。
  她知道这样的状态不好,她试图改变。她换了新衣服,在他面前走来走去,他头都没有抬一下;她跑去健身,练出马甲线,他也并不觉得惊奇;她买了什么书,想看什么电影,他都不再关心。她有时候费力找出一个话题,想跟他聊一聊,他却总是无心回应。眼看着感情一点点接近冰点,她却无力改变。
  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温洁发现韩宇公司经常顺路搭乘他车子上下班的是个姑娘,比她小几岁,倒谈不上多漂亮,只是皮肤比她白,留着空气刘海,眼神带着那么一点稚嫩纯真。她想问韩宇,“你喜欢那姑娘了?”可是终究没有问出来。有些话,一问出来,就收不回去了,她害怕他怪她不信任他,又或者,他告诉她他就是喜欢那个姑娘,那该怎么办呢?
  那他们的关系就真的要结束了。她不是没想过分手,可又总是舍不得,毕竟是八年的感情,八年,简直覆盖了她生命最灿烂的年华。
  温洁回到家里,找出花盆准备种花,她知道现在还不是种花的好时机,可是她急着种下去,等到五月份,或许就能收获一束美丽的鸢尾。
  花还没种完,手机响了,是韩宇,告诉她今天加班,不回来吃饭了。
  她想说今天是情人节呀,难道也要加班吗?可是喉咙忽然涌上一股无力感。她只是“唔”了一声。
  温洁放下手机继续种花,她终究不是那种主动的人,不会主动表达,害怕表达了遭到拒绝,害怕尴尬,明知道一段关系有问题却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她把种子全部撒进土里,但是内心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种出一束鸢尾。
  温洁洗了手,手机又响了,是闺蜜颂颂,问她,“亲爱的你在哪儿?”
  “在家。”
  “嗯,一个人在家吗……你还好吧?“颂颂欲言又止的。
  “你在外面吃饭吗?”温洁听到颂颂那边有音乐的声音,也有人在说话。
  “嗯,男朋友找了个好偏远的地方,不过里面环境还好。温洁,有件事我要告诉你,这个世界好小,我……在这里看到了韩宇……和一个女孩。”
  温洁的心陡然变凉,嘴唇轻微抖动,说不出话。
  颂颂那边似乎明白了闺蜜的心情,“需要我去泼他一脸酒吗?”
  “别。”温洁艰难地说,“别破坏了你过节的心情。我,没事。”
  颂颂叹口气,“分了吧,跟他分手,别总纠结那八年的感情,在一起十几年二十几年分手的有的是,心都变了,没什么值得留恋的。阿洁,分手要趁早,纠结等于折磨自己。”
  放下手机,温洁望向窗外,外面黑漆漆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相爱—甜蜜—厌倦—劈腿,多么俗套的剧情,上演在了她身上。
  温洁叫了一份外卖,吃到想吐。
  韩宇很晚才回来,回来就说困了,很快睡去,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装睡。温洁并不想叫他起来解释,他若真的睡了,不容易叫醒,他若装睡,更无法叫醒。
  第二天下午韩宇下班的时候,发现温洁已经收拾了所有的衣物离开,除了衣物和窗台上的一个花盆,其它什么东西都没带走。
  餐桌上压着一张字条,“春天就要来了,可是我们的感情还停留在冬天,恐怕再回不到春天的温度。本来想再努努力,跟你一起期待花开,可是等不到了。再见,韩宇。”
  韩宇拨打温洁的电话,关机了。他给温洁微信留言,“其实,我并没有想过要分手。无论发生了什么,你其实还在我心里。”
  温洁晚上开机才看到这段留言,她给身边的颂颂看,两个人出去爬山了,刚刚回到家,她还没来得及找房子,暂时住在颂颂这边。
  颂颂看完留言说:“或许他跟那个女孩只是玩玩,他知道跟谁在一起感情最终都难免陷入平淡,他只想寻求短暂的新鲜刺激。可是他没想过在外面追求新鲜感会伤害守在身边的那个人,想长相厮守又不愿付出耐心,这样的他,不值得你回头。”
  温洁没说话,放弃这段感情她犹豫了太久,当真的准备离开的那一刻,就没想过再回头。离开,对如今的他们,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分手后,也许他会轻松,也许他要学习长情,这都跟她无关了。她知道自己在这段感情也有问题,也许以后,她该学着主动,学会干脆。
  颂颂看着窗台上的花盆,说:“你还要种鸢尾吗?为了怀旧?”
  温洁摇摇头,“种一束给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守候花开呀。”
  颂颂说:“嗯,种吧,说不定等鸢尾长出来的时候,你又遇到新感情了。人总要往前走,一段关系的结束预示着另一段关系的开始。春天来了,失恋也别待在家里,出去晒晒太阳,去春光里寻找爱情。”
  颂颂说得很鸡汤,温洁没说话,感觉手机振动一下,她点一下屏幕,是一条微信,韩宇发的,“真的不打算回来了?”
  温洁最终回了一句,“愿我们都能找到一个愿意花费耐心长相厮守的人。”                       

         (向暖/文)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