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文苑
记忆中的“五日节”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蔡柔远】
  又是一年“五日节”(端午节),在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童年过五日节的欢乐情景。插艾叶、吃粽子、吃鸭蛋、吃面条、饮雄黄酒、洗“午时水”、看扒龙船……是多么的有趣啊!一股股浓浓的乡愁悠悠然奔袭而来,一宗宗往事不时地从记忆的收藏夹里跳跃而出。
  家乡的端午节,俗称为“五日节”,是一年中最长的节日:童谣唱道“初一糕,初二粽,初三螺,初四艾,初五扒一天,初六嘴企企”。每到农历四月底,家家户户就纷纷准备过“五日节”了。有舂米糕、印糕的,有磨“碗头糕”的;有上山采摘粽叶、葛藤、菖蒲、艾叶和其他“午时草”的。五月初二包粽子,初三吮麦螺,初四插艾叶,我们小男孩成群结队地到小山溪里去洗龙舟水,初五不到中午就开始煮面条了,接下来锅还要用来煮“午时草”。为什么要在五日节的中午吃面条,我现在还搞不清楚。不过这一天的面条的确好吃。面粉是用当年的小麦磨的,小白菜、芹菜仔、韭菜、洋葱、青葱都是自家菜地种的,再买一些“哆头蛏”加进去煮,面条新鲜,蔬菜嫩绵,面汤清甜,那味道至今还在我的脑子里飘香。
  五日节有吃有玩,小时候特别高兴。这天不再出去玩耍,我最爱看母亲包粽子。她双手很灵巧,一手取粽叶,一手抓糯米,粽叶一卷一折,细藤一缠一绕,粽子就做出来了。我每每看得入迷,母亲双手上下翻飞,如此神奇,仿佛是一组机器,转眼间把散乱的粽叶、糯米、馅料、细藤变成一个个深绿色的粽子。我跟着母亲学包粽子,看似简单的操作,就是不得法。不是棱角不分明,就是叶包露米,不似模似样。倒把米粒、水珠弄得沾脸污衣,邻居一片哄笑。
  吃了粽子,我们又到溪里游水,只有这天会得到“宽赦”,能自由自在洗个龙舟水,这是一大乐事。家长们出于安全考虑,平时都不准小孩到溪里游水。夏天放学回来,母亲都会叫我伸出手臂让她鉴定,她用手指甲一划,如起白痕则是游水了,自然会遭到一顿训斥。按照传统的说法,端午节这天戏戏水、泡泡身,则不生痱子,不生疮。还可以洗去晦气、避邪消秽、带来吉祥。这样我们童孩便可破例去游水,玩个够。此时正进入夏热,泡水十分凉快,加上吃粽有点腻,水上运动促进消化,可谓一举两得。
  过端午节时,我一大早就去采了把艾叶挂在门楣上。我觉得很新奇,又不得其解。三叔便讲了个故事:古时候,祖先因避战乱从中原举迁南下,农民造反军的头领碰见逃难队伍中,有一妇女背着个大孩子,牵着个小孩子。头领好奇地问这位妇女,得知牵着的是亲生儿子,背着的是孤侄儿。头领听后十分感动,便叫妇人回去在门口挂上艾叶,说可保平安。妇人回家后便遵嘱照做。村里的人知道后,也采些艾叶挂在门旁。第二天,头领带兵来到山村,见家家户户都挂上艾叶,不知那一户是妇人的,就下令全村免杀。从此,全村人都把艾叶当作吉祥物。村里人为了纪念,便在每年的这天摘艾叶挂在门上,这一习俗一直流传到今天。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不知不觉离开故土已五十多年。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端午节,总觉得没有童年时的热闹有趣,吃的粽子也没有母亲包的可口香甜。此时此刻,情不自禁想起家乡端午节的味道,忆起童年那分天真快乐,激动心情就会升华,幸福感亦油然而生。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