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警法
大清早的劫案是如何发生的?
【发布日期:2019-06-12】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谢文仁】
  近日一早,来自枫亭的朱大姐报案称,自己被人“抢劫”了。
  网帖中,这起“抢劫”案也被说得有板有眼,一名男子在九五医院附近抢得朱大姐的项链后逃跑,朱大姐形单影只,在后方追赶。
  过去,抢劫案件多如牛毛的年代,可能发生了命案才会让人引起重视,而现在,一起普通的抢劫案一定会立即引起公安机关的重视。因为抢劫经过持续的打击,已经少之又少了。网帖的这则大庭广众之下的公然抢劫,那是非常严重之案件,怎么能没人管呢?很快消息传来,压根儿就不是抢劫,而是街头诈赌,并且5名嫌疑人早已落网了。
  其实,这又是一起在街头天上掉下大饼的事,根本不是一起抢劫案。受害者朱大姐一时糊涂,落入诈骗团伙为其量身定制的圈套。中了圈套之后,朱大姐再次糊涂了一把,她被人骗走项链后追赶未果,就以“被抢劫”向警方报案。
  这个实施诈骗的团伙共有5个人,案发的前3天,这伙人还远在宁波慈溪的一个小麻将馆里酣战。重庆籍主犯余某在莆田务过工,牌桌上,他向“胖子”、“小成”、“冬冬”、“老表”等狐朋狗友提议,一起去莆田做点来钱快的事。余某所说的来钱的事,是他从外地学来的“猜硬币”的勾当。
  团伙对来钱的事很有兴致,执行力也很高,团伙从浙江乘坐动车来莆田,到达莆田后,马上入住单面街某旅馆。余某从广告店买来材料,亲手制作了“表演”的道具:一块纯色的布,三个动过手脚的小盒子,再准备一枚硬币,作案工作就备齐了……第二天一早,团伙迅速先后去到单面街桥头、南门市场、九五医院附近等地踩点,从当天开始,团伙成员就在这几个地方设局,守株待兔。从开始的斗志昂扬踌躇满志到两天后的无人问津毫无斩获,这个团伙居然始终没有放弃。
  他们一直继续在寻找人群中的那个渴望的眼神。
  三天后的早上6点多,团伙就又来到九五医院门口附近设局摆摊,照旧,余某坐庄,吆喝路人参与“游戏”,同时摆弄手里的三个小盒子,在不断变化盒子之后,请参与者猜硬币在哪个盒子下方。“胖子”,“小成”,“冬冬”,“老表”分饰过路的路人,几天下来,路人的好奇、亢奋他们都演得顺溜、拿捏得当,就等有人上钩了。
  路过医院门口的朱大姐看了摊位几眼,这几眼被机敏的团伙捕捉到了。
  胖子一下子凑上来套近乎:“玩玩吧,我都赢了这么多!”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抖了抖手里的大钞,朱大姐心动了,她犹豫了。
  余某便让她不用投注先看着玩两把,接下来的几轮,朱大姐只是用嘴巴说着猜,并没有下注,但余某每次都故意让她猜中。几轮下来,看到别人和她一样猜中都有“收成”,不甘心的朱大姐真的心动了,但她还是表示她没有带钱。
  团伙马上找到了突破口:“没带钱没关系,项链也可以玩的。”
  就这样,朱大姐很快被团伙五人围在摊位前,规则也被余某亮了出来:如果押中了,就赔朱大姐500元,如果没有,项链就归他。
  朱大姐也同意了。接下来的时间过得飞快——从朱大姐挑选盒子到开奖再到坐庄的拿起项链就要收工,一晃神的功夫,朱大姐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仅有的财物已经输给了对方。
  朱大姐反应过来,这才后悔地追上前去……案发后,荔城警方通过视频跟踪,很快就在动车站、南门旅馆、小饭馆等处抓获余某等犯罪嫌疑人5名。这5名嫌疑人都有案底,偷盗、赌博、抢劫、诈骗、贩毒……无恶不作,余某是团伙的主犯,案发前,他给每个人发了一千元用于演戏,事成之后他把项链卖了,召集团伙花了500元吃饭,剩下的一人分得200元。
  在街头,遇到这样的把戏,你看得出来这是诈骗吗?
  这是一道送分题。很显然,盖着硬币的三个盒子是动过手脚的,这充其量只是个蹩脚的小魔术。但是到今天,还是有人会上当。
  这几乎已经是骨灰级的骗术,不管是猜瓜子还是猜花生还是猜硬币,就算是他们猜出花来,这还只是个顶着几个盖子转来转去的小戏法。当今社会的街头,不是应该早就没有它的容身之地了吗?这种骗术,不应该已经躺在书里成为反诈骗的历史资料了吗?
  行骗者没有什么神乎其技的骗术,他们利用的都是人们的贪婪和侥幸。骗子人们知道,当不知情的受害者看到红色大钞真真切切地被“托儿”们揣进兜里的时候,所有的设防都将无力不堪瞬间坍塌。
  这只是最低级的骗术,现如今形形色色的网络诈骗仍然危害巨大,防骗宣传还需要大家的共同参与。让我们共同努力,让骗子们集体失业!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