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文苑
月色灯影
【发布日期:2020-02-07】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许军展】
  在月下,叩响铜绿门环。
  我是带着前世的一盏灯来了,像个远方的诗人一样,翻过山峦,走过长亭,踏过石桥,终于来到你的月下。
  我知道这是梦。一场旧梦。
  一场旧梦只有在月下,仿佛才能让那旧,有了诗的韵味,也只有在月下,才能见玉样的人。
  梦里万重山,花前一壶酒。门里,小窗红影,只为在月下见一眼,从此月色酿酒,岁月为盏。
  时人对于依稀夜色,可谓情有独钟。明代文人有言:“春光浓似酒,花故醉人;夜色澄如水,月来洗俗。”幽幽夜色,足可涤荡尘俗、洗净烦思。奈何明月不常有,怎样在一室之中,获得静谧脱俗的氛围?唯宫灯可点染这清清夜色。
  古人的夜晚过得风雅,诗曰:“夜静风还静,凝情一弄琴。看书闲罢笔,自在信缘心。”夜阑人静,身有余闲,一盏青灯,方可许此佳境。若是满屋照得灯火通明,便难以营造出这片独幽的深趣。正如苏轼所言:“昵昵儿女语,灯火夜微明”,只有这隐约“微明”的灯光,才能让我们的注意力不游离于旁物,而更加专注于自己的内心。
  秋夜,风烟俱寂,星几点,云几缕,一枚新月,清泠泠弯在天边,轻轻巧巧地,似泊在湖面的白玉兰花瓣,似飞过天空的鸟儿遗落的白羽毛,似一枚小小的书签,又或者似少女出浴细细笔淡扫的峨眉。那么明媚娟巧,那么美。
  偶尔有两枚被风遗落下的灯火,正好泊在月的下面,风吹灯影不动,像小小的词语,噙着小小的一口凉,静成一枚小小的小令。这样的夜,应该是一个疏淡的女子,有着月光的眸子,蘸了露珠儿,用纤细的心思,疏疏淡淡的几笔素描。
  看月,读月,写月,却从不曾真正在月下这样倾心一见。
  不,走过无数次的月夜,是从不曾像某个远方的诗人那样,把青山分行,把绿水句读,只为了上阕相识,下阕相逢;不曾披着烟雨,把思念滴答在你窗下的青石巷上,只为了等一片月色为你添衣;不曾忌食人间烟火,只为了做你桌上一杯清白的月光。
  这样美的夜,还应该有一个篱笆小院。篱笆边有几竿修竹,种着各色的花,不需要名贵,花开就好,一畦畦的菜,一棵石榴树,一架葡萄,月光从树隙筛下来,照在那个石桌上果盘里,红的石榴紫的葡萄上,还有桌边坐着赏月品茶的人。门前还有一条小溪,月光照着波光粼粼的溪水,小溪里有几尾小小鱼,还有我放在水上的诗句开出的花。
  我想我一定会把窗户打开,把帘子卷起来,把风招来,把花香引来,待月流泻进来,照进翻开的书里,融在袅袅茶烟的青瓷碎花碗里,伏案临摹几个字,画一幅似像非像的画。
  看人间清梦无数,尽在灯火阑珊处。古人谓:“月夜焚香,古桐三弄,便觉万虑都忘,妄想尽绝。”日里奔波之余,让月色灯影下,许你一个清心的良夜。那里有一抹光晕洒在身上,无论读书听琴、喝茶焚香,都让你心神徜徉。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