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石马桥自横
【发布日期:2020-02-14】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张金湘】
  盖尾有古桥,大名曰石马。
  石马桥的谷雨如约而至。雨雾锁住了山头,雨线刷洗着道路,把古色古香的石马桥擦拭得更加清秀俊朗。雨雾缠绵间,石马桥披上了一层轻柔的薄纱,显得宁静厚重而又神秘莫测。
  撑一把伞在雨中的桥面上静立,看着春雨时而直线滑落,时而随风飘洒,心里便有了一些春意的盎然和雨的安之若素。雨丝纷扬,织网编帘,在空中漫无边际地飞舞,因为悠然,所以极致,甚至有些置浮华于不屑一顾。雨中的石马桥,在流淌的兰溪水面上静卧,于不动声色中一展超然脱俗,却又流露着无限的温情。
  雨轻轻地来,正如我在桥面上轻轻地走。有微风把几点雨丝送入我温暖的怀里,倏地钻了进去,再也寻它不得。春衫薄凉,我心清凉,凝望着时光被这雨丝浸润得如断了线一般地七零八落。扶桥临风,微雨徐徐,心底忽然有了一条时光的河流,春雨一直这么密密匝匝地下得不紧不慢,河流恰好盛了这雨,便是从了景,应了心。
  河流不知从何而起,却流淌得昼夜兼程。弯弯曲曲,一条条,一线线。星罗棋布,是大地上一张密而有序的网,分隔着山野,映衬着田地。大河牵着小河,小河拉着小溪,小溪连着田埂,田埂拥抱着田原。水中有天,有鱼,有蛙,有云彩,有日月星辰,有姹紫嫣红,有蜂飞蝶舞。河从不掩饰自己的激扬、阴郁、愤怒或渴望……木兰溪流的线条舒展,身躯延伸,对直前勇往,对远征专注,在设计勾勒着一幅水墨画,一定还有一种声音,像马提琴悠扬的拉或是古筝漫不经心的弹,隐约在河水之中……它把流淌的自由建立在把盖尾镇分割成南北两部分的无情之上。
  溪北多山地,溪南多平原,南北都住着勤劳质朴的盖尾人,烟火明灭,生生不息。溪流两岸,民众隔溪劳作、走动,南北的交通靠溪流的平缓处的渡口提供。溪流、渡口、渡船,很自然地让人联想到边城。这里有边城的景致,还有边城的烟气,却从未敢想拥有烟气笼青阁的富贵,也不曾想有流文荡画桥的奢侈。虽然上下游有几处渡口,还是不能满足行人的南来北往的方便,更谈不上货物运输。为免摆渡的等待和省点渡钱,行人、樵夫、山货的经理人到了这里就是负重仍要趟水过溪的也不在少数,此处的兰溪成了百姓心头的苦不堪言。
  石马村自古便是木兰溪北岸一个小集镇,是溪北人、山上山下出入的买卖人出行的必经要道,这里有了木兰溪流,更有了一条身影穿梭的人流。该地溪中有一深潭,名为龙窟潭,此潭水深,水深流缓,每逢雨季就有人丧生深潭,经年累月,不知吞没了多少生灵。百姓的艰苦和无奈就这样被深情的岁月抱着,纵身跳入兰溪之中,随波逐流。河水裹挟着,翻卷着,扑腾着,涌流着……在奔流中,山为他们开门,地为他们展路,他们一起来自远方,走向远方。
  人们的心里下起了雨。心田潮湿了。心原流淌着一条河流。
  建设一座桥,便利行人来往和南北物资交流是人们的期望。石马桥注定是一位多情人,在潺潺的流水中,潋滟了春的情愫,倾注了多少人民的牵挂。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年)清源郡侯陈谠倡建石马桥,实现了人们建桥的夙愿。
  石马桥全石结构。长149米,桥面宽5.2米,有18墩19孔,墩高7米,桥孔跨度7.8米;桥面铺设粗糙青石,两侧石栏杆高0.5米,四面有阿罗汉浮雕,桥两头栏柱上各有石狮一对,桥西有石马一匹,长1.3米,高1.6米,伫立昂首,造形美观。桥身蜿蜒曲折如卧波游龙。桥墩船形两头尖,中间微凹,造型精致美观,呈不规则弧形排列。
  石马桥的建设是百姓同心同德、齐心协力的结晶,由此产生了许多美丽的传说。传说就像是溪流中的水草,随流水摆动,看似有影,却是无形。各种各样的传说倾注了受困于木兰溪两岸百姓的汗水和泪水。石马桥已然超越物质,成了承载生命、文化、历史、寄托、期盼以及灵魂的道具。
  一桥横跨,南北变通途,木兰溪两岸的经济来往日益密切,石马桥头的小集市成长为繁荣的小街。古街还在,虽然受到现代生活的冲击,它朱颜依稀,仍能看到它的古色古香和明清时期的原始风貌。木质的店门如屏风开合逶迤不断,木制的檐柱粗壮低矮、默默承当,城隍庙的烟火依旧袅袅缭绕,老人们聚集在这里聊天,懒洋洋地享受春日的和风细雨、或是冬日暖阳,偶尔叮叮铛铛的补锅捶打声飘过街头扑入河面……一幅现场版的“清明上河图”仿佛眼前。
  时光衔枚疾走,石马桥瘦削细长的身姿横卧于岁月的长河上,暗淡了浮光掠影,见惯了秋月春风。石马桥刚建后不久就毁坏了,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僧方石募资重建,并建亭其上。在以后的几百年间,多次被大水冲毁,历代知县相继主持修复。1958年的大水冲坏3个桥墩,人民政府拨款修复。人们用一次次的修复帮助它抵御800多年的风雨浸袭,并与它一起风雨兼程。历史上的石马桥历经30多次的修复,每修复一次都会树碑一方,以褒扬捐助人,铭记功德。桥南的石马寺里存有10多方碑刻,桥北的榕树下、古街旁、甚至民居的墙上还能发现近20方的修桥碑刻。从宋代到明清,到民国,到解放后,一直到近年。浏览不同时期的碑刻,分明是在阅读一部人与自然的斗争史,一部破坏与抗争的不屈传奇,令人嘘唏。
  春雨一夜,兰溪水涨如潮。石马桥老态龙钟,依然卧波如虹,逶迤前行。桥面细雨蒙蒙,桥下水浪滔滔。石马桥老骥伏枥,退而不休,以它老而弥坚之躯在自己的岗位上做最好的自己。它用自己的坚守让人由衷地赞叹古人建造它、维修它的智慧、勇气与执着。多少行色匆匆的脚步,从来不问为什么,也不知道哪一天会停留,在岁月的石马桥上穿梭,都走成了过客。石马桥被年轮画满了皱纹,行人来往的脚步让它在折折回回中无限延长,它让多少行人的青丝在桥的这头到桥的那头走成了白发。
  雨已住,骄阳出,我收伞。我与石马桥执手相看,看着它身上狗尾续貂般的手术痕迹,看着它一身的斑驳和伤痕却透着无比的坚强,我由衷地赞叹。石马桥啊,当了你的过客,让我窥见了一个朴素而又真实的存在,你的存在不同于现代的高大上的建筑,古老而并不古板,接近于生活,又仿佛能从你的身上看到我的将来。你和兰溪一起,让我的心在看着兰溪时随溪流汹涌澎湃,又会在看到你时马上安静下来。这两种模式交集着,切换着,让我对你们的存在无语叹息:我的犹豫不决的今天很快就会被兰溪冲刷成蹉跎满志的昨天,我的梦来不及真正开放,却随着桥缝中的无名之花凋零了。
  微风起,凉意生,蓦然惊觉,发已白。发已白,空长叹,岁月昏睡在泛黄的照片里,渐行渐远。
  唯兰溪流淌,石马桥自横。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