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城事
义务护理工
【发布日期:2020-03-23】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
  父亲说,那是上个月底的事了,邻居阿草突然吐血,父亲和邻居一起把他送去了县医院。
  阿草,刚过古稀之年,是特殊的五保户,与一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儿子相依为命,没有父母,没有兄弟,没有亲戚,只有几户都是留守老人的邻居。
  父亲去阿草家里动员带他去县城看病,没想到就一会儿功夫,他就晕倒在地了,几个邻居一起前来看,料想估计得送祠堂里去,准备后事了。谁也不敢去动,让其躺在地上,三分钟后,他醒了。父亲立马叫上队里有车的,送往县医院,在县医院做了CT检查后,被告知必须马上转市级医院去,不能等到明天。父亲衣服什么都没有带上,就带了常背的包,身份证和充电器,钱也只有小几千,就这样去了市医院。
  办理住院后,他得筹钱,筹前期的花费,还不知道如何治疗花多少钱。他想到了在莆田做生意的同个队的卢某某,充值了一万元,算能在医院里安心地住下一阵子了。在福清的母亲打电话给父亲,父亲说:“接手了,又如何放手?谁来管呢?”呼吸科医生说,先挂瓶看看,若止血了就不需要手术,每天24小时吊瓶,连续12天不间断,只能躺在床上。
  父亲没想到,他就这样开始了充当义务护理工的工作,他每天给阿草端水洗漱、端屎尿、去门口打包三餐等,还要观察点滴,快完了的时候得呼叫护士换药,因为是连续点滴,每个夜晚他无法连续睡眠,有天夜里,阿草还晕了过去,还有的夜里发高烧39度,父亲都得在场伺候。一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为什么每天都是你在照顾,没有其他人来轮流吗?”同病房的病友家属好奇地问父亲。“他家里没人啊!”“护理工一天200元,你也得给拿着?”“都是邻居,又是特殊家庭,就算了吧。”我也隔天打电话给父亲,问有没村干部或其他邻居去探望,“谁敢来啊,又是特殊时期,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们就当为人民服务了。”
  父亲说,在医院第九天的时候,他让阿草去排便,不可能吃下饭却没有排便,这是不正常的。阿草总说,他没有便意不想排便。“你想想看,这饭吃下去,不排出来,堆积在肠道里,时间久了,水分排干了后里面就会结成羊粪那样一粒一粒硬硬的,再不排出来就会越积越多,最后粪就得从口出了,严重时候造成肠糜烂再切肠,那得花上好几万,也不值得啊!”父亲书没读多少,生活常识经验倒是丰富,他耐心地劝导阿草必须要排便,后来阿草终于听话了起来。
  “你啊,以后不能再抽烟了,你看抽烟多了,就把命搭上了。医生说了,你福大命大,在这里捡回了一条命。”父亲在医院护理的时间里,不停地给阿草做思想工作,也三番五次打电话给我,要我劝说家里人不得抽烟。我的父亲,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饮食不嗜糖,他喝个绿豆汤也是加盐巴不加糖。
  我的父亲,自己腿脚都不利索,在医院忙活了大半个月,好人总是让人心疼,更何况这好人是我年近古稀的老父亲,我怎忍心眼睁睁看着他这么折腾,办理住院、检查、照料、出院,转了三次公交车,车马不停蹄又回到农村老家了。这段时间,阴雨不断,气温变化明显,我每天都关注天气预报,我担心父亲出门没有雨伞,我担心降温了没衣服添加,我担心他睡不好,我想给送衣裳去,父亲说,现在医院是禁区,别来!“您自己也老人家了,不要什么事都去为别人家操心,您自己得保重啊!”父亲说,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见死不救”四字成语父亲还是用普通话很有力地说出口。
  在医院里整整半个月,终于前两天出院回了老家。昨天他又奔走于乡政府,要求妥善管理这类特殊五保户的后续生活,他说这样的情况有很多,只是这次遇上了,他要站出来说话……我的老父亲,善良的老父亲,您的一言一行如春风化雨般,滋润着大地,我多么希望,这春雨般的善举也能净透世人的心。  □卢奇霞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