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春日记事(组诗)
【发布日期:2020-03-27】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郑建华】
  简介:

  郑建华,福建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福建文学》《福建日报》《诗刊》《海峡诗人》《客家诗人》《安徽文学》《诗潮》等,入选多种诗歌年选。



  ■写给春天的诗歌



  语言有时会上升,有时会下沉
  这不同于空气的流动
  如果我去野外,采回一束花
  我想,接下来,语言就要飞起来


■春水


  这是最完美的结局:
  冰雪消融,旷野有了响声
  像麻雀叽叽喳喳,把生机重新投向泥土
  它有干净的灵魂:
  在源头,有抽象的澄澈注入
  在半路,端平了自己,接纳天空和开花的石头
  它怀有良好的祈愿,让每一个人
  都能听到这样好消息:
  树木返青,牛羊埋头吃草,婴儿和母亲安静睡眠
  它顺着渐次而来的节气,进驻所有生灵的疆域
  人间弥漫多少凡尘,它就浇开多少含苞的花朵


■平常的一天也是春天


  是的,平常的一天也是春天。并不需要
  用什么词汇来纹饰
  我不动笔很久了。
  仿佛,那些吹过的风,落下的雪
  以及过气的桃花,都被我一一忽略了
  “我只有一个慵懒的理由:这小城
  到处是你,浅浅的呼吸”


 ■在春天的黄昏走回旧地址


  多年来,流走的溪水
  再也没有流回来
  我栖身的小庭院
  落满长尾雀的爪印
  一条老路啊,幸得青苔不弃
  一把旧剑啊,我把它供奉在
  黄昏的
  墙角。只有它,不会
  潜逃,或下沉


■不出门的春天


  一下子有了大量的时间,翻旧书,习古字,刷朋友圈
  一下子有了大量的时间,睡大觉,做春梦,磨中年的牙
  我知道时间永恒,天地宽广,江山永固
  鸟鸣清脆,重燃我的希望
  我没有看到悬崖的花,也不具备一匹快马
  我是在世者,爱恨交加,并不歇斯底里
  一下子有了大量的时间,用来等待
  生命的闪电,救赎,以及一个可以出门的春天


 ■最近都没有写诗


  诗跑了。我要不要到处去找
  像找我的春天
  以及尚未谋面的爱人
  可是啊,门前的草木都在猛烈开花
  我要不要,先围了篱笆
  再说


 ■春天的火车早已远去


  远去的,还有铁轨,
  一直伸进虚无。
  它们不在我的纸上。在我纸上的,
  都是我一再提起的——
  我爱过的很多人。
  爱过我的很多人。
  他们,呆头鹅一样,从来都走不远。
  我希望一切永生——
  火车跑远,把哐当哐当的回响给我留下吧。
  故事跑远,把余生和邮差给我留下吧。
  这样,当我落笔,竹篮也能打上水来。
  当我抚摸,铁轨也会有足够勇气拐弯。
  当我去向远方,我又重生一次。


 ■春日记事


  有时候,我的目光落在窗外
  因为有一只鸟
  被风弄一下
  就蹦一下
  多数时候,我一边喝茶一边微笑
  我在纸上写下:
  一整天
  那只鸟,都在我的心头
  扑腾,扑腾


 ■春天的好事近了


  麻雀长出了翅膀
  燕子长出了翅膀
  画眉长出了翅膀
  珍珠鸟长出了翅膀
  白头翁长出了翅膀
  布谷鸟长出了翅膀
  叫不出名的鸟长出了翅膀
  它们在人间穿针引线
  莫非,春天的好事近了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