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文苑
嵩口古镇(组诗)
【发布日期:2020-03-27】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程沧海】
  简介:

  程沧海,福建莆田人,只是一个写诗的人。


  ■茶水


  茶杯里剩一半茶,
  还余一半沉默
  听到黎明的叹息,莆田
  无非是一杯黑,一杯白
  落雨的凤凰山
  蟋蟀消失匿迹
  不叫不鸣,一桌空山
  一桌秀水,莆田,和盐一样
  有朴实的白


■2019


  皱纹是2019年的启示,无法表露
  捡起种子和往年的芝麻
  预测雨的人,在山里
  木船停在码头。
  所有安排都理所当然,无法质疑
  我们的膝盖用来上山,无拐杖的痛
  山里的雾遍布,
  茶叶开始讲起上一季的苦


 ■巴蓬


  最后一个台风,带来雨水
  今年的台风特别迟
  迟到你已遗忘,这十二月
  是下一年的开始
  我们骑着一匹熟悉的马进入新年
  又驶入熟悉的弯路,有熟悉的愿望和叹息
  每一个离别的人都很真诚


 ■人工降雨


  小雨滴,中雨滴,老雨滴
  来,一个个来表述下新年愿望
  你们是否懂中年的愁?
  懂皱纹的苦?
  懂虚假的苦难?
  懂凡间收集许久,一泻而下的谎言?
  人们谈起各自的雨具,谈起
  兴化村里一到新年就鼓噪的蛙
  这雨小心翼翼避开瘦井,无需愧疚。


■嵩口古镇


  古榕,古渡口,古庙
  古镇,古人,古道
  水位下降,古厝被新街切开
  旧时光在街头游荡,年轻的游客
  老去的主人,
  一百里外的家乡正在下着雨
  溪水决定码头的生死


 ■鹤形巷



  台风来了,进入福建毫无痕迹
  除了莆田几滴雨,
  小声而且无助的下着
  有些人讲起苦楝,苦瓜,苦日子
  而后泣不成声
  比不得在田地里,耕种的妇女
  一瓢一瓢泼出去的苦水
  肤浅的疼一下
  一条巷藏在老厝里,把寻你的事,给忘了。


■时光曾盛极一时



  让进入身体的光,
  成为指针
  顺时针旋转
  让我知道地球在转
  你在南方
  路过的少年,骄傲,自满
  像花蕾一样期待绽放
  时光曾盛极一时
  少年啊,你们对逝去一无所知。


■失眠



  浓,夜是浓的睡眠
  正在逃逸,蓝色的液体正在渗透
  熟悉的羊和陌生的羊正在徘徊,
  一只两只三只
  有角的羊和无角的羊正在缠斗
  一只两只三只
  草芥越发沉重
  离肤浅的羊嘴越来越近。


■冬天很快就过时了


  没有什么东西会永恒的
  北方正在下雪,南方正在刮风
  农民正在抢建楼房
  我正在拼写诗歌
  我们都在做一些干燥而且羞涩的事
  孤独的八哥,独自在墙角
  把脖子竖起啼哭
  这样,我能听见,冬天很快就过时了
  总会有一亩油菜花会掩盖土地的煎熬
  可是,这些都没人告诉我
  我无知而且趔趄的前行。


■天狗



  传说,一个个传说
  不用嘴巴歪曲,莫谈
  尖锐,锋利,刀子属于弱小的胎体
  少了一盏灯,多了一把斧
  门,被秋意顶着,嘿嘿两声
  不自觉,慌乱正跨上梯子
  事物,被吹成虚构的息肉,等着
  一晃三十年的破旧,啤酒的污秽
  锲而不舍的吆喝,来吧,这群蚂蚁
  如果为了利刃而倒退,如果,被流言诟成狐
  谁能放得下这一群象,自得的跳舞。


■凤凰山


  人群,被雕刻成游人
  海拔低于凤凰树,挥手诚恳,奢侈
  我只是廉价,虚无的微笑
  仿作挂在墙上,写着复制的告白
  请坦诚那场相遇
  风经过海口,与海涛剥离
  谁心疼你白色的鬓角
  谁答应与你一起苟活。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