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文苑
紫藤
【发布日期:2020-04-10】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许军展】
  有次和朋友闲聊,谈到养花种草,不觉就谈到了紫藤。记得上大学的时候,看过长藤花的地方,好像还不止一处。春夜的藤花,一大串一大串,落满大露水珠子,寂然垂挂着,像一段段潮湿的无法释然的心事。
  传统的中国紫藤倒屡见不鲜。张爱玲的《倾城之恋》里有处神来之笔,也提到了藤花,月光中从窗子上面吊下来,一枝。但旋即又恍惚不清了——“也许是玫瑰,也许不是”。我觉得还应该是紫藤罢。紫色不易融于月色,紫藤是紫藤,月色是月色,应该很容易就能分清的,只是月光下的男女容易犯错,一不小心就把紫藤当成了玫瑰。
  紫藤先叶开花,春季紫花烂漫,紫穗满垂缀以稀疏嫩叶,十分优美。紫藤寿命很长,茎干蔓蜿蜒屈曲,开花繁多,串串花序悬挂于绿叶藤蔓之间,瘦长的荚果迎风摇曳,别有风味。
  自古以来不少文人皆爱以其为题材咏诗作画。李白曾有诗云:“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流美人。”暮春时节,正是紫藤吐艳之时,但见一串串硕大的花穗垂挂枝头,紫中带蓝,灿若云霞。灰褐色的枝蔓如龙蛇般蜿蜒。
  不过,由于紫藤往往需倚乔木攀援而上,甚至可能将后者绞杀,故而在对婀娜花影的吟咏之外,诗人笔下对其也颇多讽喻乃至鞭挞。紫藤成为供人抒发愤懑的反面形象。
  例如,白居易就曾在诗中指斥紫藤“先柔后为害,有似谀佞徒”,“谁谓好颜色,而为害有余”,乃至于颇有些上纲上线地“寄言邦与家,所慎在其初。……愿以藤为戒,铭之于座隅”。寻章摘句的诗人借以抒怀,无言的草木却又何辜。
  紫藤看似柔弱,树龄却可达数百年。上海闵行一株近五百年的古藤,成为一座公园的主角。而苏州博物馆东路忠王府一隅的古藤,则因传为明四家之一的文徵明所植,更为知名。
  紫藤的花穗欲开时紫得凝重、饱满,但开完后浓紫就褪变成淡白。紫色高贵,只是中国人的意识里多的是富贵,对高贵却很淡漠。开国君主举事之初,与一帮打天下的弟兄最具诱惑性的约定就是,共享富贵。当然,大业既成之后,却总是屠戮功臣。
  买过一本书信体小说,《紫颜色》,十多年了,不曾读过一页,现在都不知丢哪儿去了。看过卢梭的《新爱络绮思》之后,就不再喜欢这种文体了。但还是喜欢《紫颜色》这个书名。
  紫藤作为一种绘画题材,盘曲的老藤似乎比花朵更富于表现力,那藤最好是徐青藤式的笔意,怒,枯,倔,置和谐于不顾,生命与世界之间,总存在着一种难以调和的冲突和对抗,
  有一年初夏,在一个小镇,去一位搞书画装裱的老师傅家,他们住在镇子西边,有个单独的小院,里面种满花木。老两口到街上买宣纸去了,他的小女儿接待我。我们坐在那架紫藤下喝绿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闲话。她端起玻璃杯,手指映在上面,特别修长晶莹。她低头喝茶,眼皮儿微微下垂,是好看的双眼皮儿,抬头时又眼波欲流。有那么一刻,我们似乎没什么话可说了,四围一片宁静。我把杯子放在小木桌上,发出了很大的响声,她抿嘴一笑,给我续水。有一根藤枝在她肩后垂着,微风中轻轻晃动……一晃,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紫色微甜,沁凉,有一些暗香浮动的秘密,如果有年龄,介于25岁至28岁之间,带一丝清澈而纯洁的诱惑性。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