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文苑
清明思绪
【发布日期:2020-05-15】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闽水】
  庚子年的清明节,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肆虐的新冠病毒,夺走了人间多少鲜活的生命。多少志士仁人,为了拯救生灵,奋不顾身,献出生命。原是生机盎然的春天却成了冰天雪地的冬天!清明节,国家举行了全国哀悼活动。路上汽车鸣笛呜泣,行人停止脚步默哀;水上轮船汽笛长鸣,哀声呜咽;天空警报声声,撕心裂肺!这期间,多少“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是一个乌云笼罩、阴沉潮湿、愁绪绵绵的日子。但政府为防止疫情蔓延,通令不许聚集扫墓,文明祭奠,又平添了多少人的哀怨离愁。
  节前五天,接老家三哥电话,父母的坟墓今年轮到大哥祭扫,因不能聚集扫墓,因此准备提前分散去祭奠。他说我在外地,能回就回,不方便就不要回去了。
  这几年来,每逢清明祭祀节日,我都尽量回去一趟,带回一片冰心,捎去一束鲜花,以尽对父母的绵绵思念。
  我在兄弟中排行第五,有一个弟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送给别人抚养了,因此我就成了家中的尾仔。自古尾仔最受父母疼爱。因我小时候喜欢读书,父母对我更是疼爱有加。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每个人能解决温饱问题已是相当不易。父母勤劳俭朴,持家有方,在解决一大家子温饱问题的同时,每每把一些好吃营养的食物让给我吃。记得小时候,父母经常在早晨用自家鸡蛋和刚烧开的米汤冲泡后让我喝。逢年过节有买肉时,也要多夹一块肉片放在我的碗里。在我小小的心灵里,就抱定要努力回报父母恩情的决心。参加工作后,每次回家,我也尽量买一些最好的营养食品回去报答父母。但父母一天天老了,能享用的东西也一天天少了。记得好几次,母亲深沉地对我说,孩子,我老了,一餐只能吃这么一小碗,不要买那么多东西了。看着父母的苍老,我眼含泪花,人世间最伤情的就是眼看父母的老去,却无能为力。
  父母晚年的生活起居,是由老家的几个大哥大嫂轮流照顾。我也经常回去探望,尽量提供充足的经济物质保障,让父母晚年安享幸福快乐,以尽我当儿子的绵薄之责。我每次回去看望父母,也都在大哥大嫂家里吃饭歇憩。无论轮到哪个哥嫂家,他们都热情有加。我倍感父母存在的家的温暖和兄弟手足情深。
  然而,“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这是永恒不变的客观规律。父亲在1995年的冬天里,在经历了人生八十二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不平凡的旅程后,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们。父亲离世前,意识非常清醒。他深情地对我们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皇帝有钱有权也无法长生。我活了八十二岁,村里有几个人活过八十岁?我算是高寿了。我无愧无憾。我的离开,你们不要悲伤,应该坦然才对”。父亲出生在乱世里,一生曲折坎坷,却坚强面对,坦荡豁然,久经逆境而无怨无悔。父亲的坦然,使我们兄弟姐妹稍感安慰;但当儿女的,面对敬爱的父亲的离开,怎不肝肠寸断!
  父亲离开后,母亲又独自生活了十五年。那个年代,社会经济蓬勃发展,我家的经济条件也更好一些了。母亲晚年,身体康健,子孙满堂,子孙辈经常带了大袋小包回家孝敬她老人家,乐得她天天笑口常开。但她依然生活简朴,乐善好施。村里乡里每有善事难事,她都会奉献一份爱心。
  2010年的秋天,母亲在九十二岁高龄时,不慎摔倒,导致大腿股骨粉碎性骨折。医生说要动手术,换股骨,才能正常生活。因为高龄手术,风险极大。兄弟哥嫂们在经过商量后,决定保守治疗。母亲在摔倒后,一直在床上生活,三个月后就离开了我们。母亲去世前两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中,偶尔发出急促的呼吸声,那是她与死神在顽强搏斗。我们侍候在侧,心如刀绞。母亲一生,善良温厚,吃苦耐劳,始终微笑着面对生活,在艰难困苦中抚育了我们八个子女成家立业,可谓不平凡。
  母亲的离去,我心痛了大半年之久。人生离别最伤心。况且是疼我爱我想我护我的至亲至爱的世上唯一的母亲永别不见了!那半年多时间,我常常觉得心扉隐隐作痛,精神不振,愁绪如云。我至今还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大胆决定让母亲动手术,以致失去了拯救母亲生命的唯一机会!这是揪心的自责!这是扪心的不安!这是人生最大的伤痛!人们常说生命之数先天注定,但我却始终无法释怀。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父母在,我是有依有靠的孩子;父母去,我成了漂泊不定的大人。父母在,我兄弟姐妹才有温馨依赖的大家庭,才有经常聚集交流谈天说地的欢乐的窝;父母去,我们再也找不回兄弟姐妹间依躺的窝了,再也找不到有人依靠的那个大家庭的温暖了!
  自母亲去世后,我经常夜间会梦见和父母在一起,睡醒后怅然若失。为了安抚我内心的无尽思念,每年清明节,我都会尽量回去一趟,祭祀父母的在天之灵。
  人生无常。近几年来,老家的大嫂和二嫂又相继离世了。大哥二哥也随孩子们生活在一起。因四哥早年去世,四嫂的生活相当不易。我每次回老家,只能寄脚于三哥三嫂家。以前那种五兄弟哥嫂相聚一起欢乐开心的情景再也无法找回了。
  时光匆匆,人生易老。我早已过了耳顺之年,三哥三嫂也已是古稀之人。人生百年,也不过转瞬即逝。面对亲人的不断离去,我仰天长叹:“人生真的是在不断作别,渐渐永失所爱”!我们还有多少年华,能够拜祭祖先;还有多长时间,能够兄弟相聚把酒话桑麻?
  我们应该珍惜感恩,应该不忘先辈,不忘初心,应该把握我们所有的今天!
  庚子年是母亲去世十周年,父亲去世二十五周年。在这新冠病毒阴霾笼罩的特殊的清明时节,我站在父母的坟前,“阴阳相隔两茫茫”,我想起父母生前为了我们这个家的幸福生活而含辛茹苦、默默奉献的点点滴滴;想起在这场疫情战斗中为我们祖国这个大家的安宁幸福而献出生命的志士仁人;想起为了我们子孙后代自由幸福而英勇献身的无数先烈……我的思绪犹如天空飘洒而下的绵绵细雨,无边无际……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