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文苑
又闻蛙声起
【发布日期:2020-05-29】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蔡柔远】
  夏天,家乡气候炎热,雨水充沛,绿油油的“夏季稻”,长势旺盛,农民打心眼里高兴。一阵风儿来,泛起那层层绿波直入心田,爽爽的感觉伴随着守望在稻田里的蛙鸣,与树上的鸟语及蝉声相和,演奏成一曲天然的农家乐乐章,简直是妙不可言的天籁之音。
  青蛙在乡下随处可见,蛙声日夜可闻。一块菜地,一蓬野草,一方小池,雨后夜里都有蛙声如沸,远近可闻。少年夏夜读书,掩卷脱衣而眠,都有蛙声相伴。月光在那时也很安静。
  夏天的中午,烈日炎炎,稻田里的蛙声是最稀少的。为了躲避一天的高温,它们定定地蹲在既潮湿又凉快的地方避暑,以积蓄身体的能量。儿时,母亲常常叫我去稻田巡水,那时候,我总喜欢拿着一根竹条,游逛在自家的田埂上,无意中拨拉一下杂草,只听 “咚”一声,正在田埂边休憩的青蛙,受到了惊扰,便敏捷地跳回稻田里。紧接着,附近的青蛙接二连三地也奔回稻田的深处。
  夏天的夜晚,整个村庄被蛙鸣所吞没了。大宅院围墙外的一条小河里,也是青蛙的狂欢地。青蛙是团结的群体,它们少有独唱,大都是集体大合唱。在河边我们小伙伴跑去捕捉萤火虫时,只要有一只青蛙听到脚步声,就扑通一声跳入水里。随后,其余的青蛙也都齐刷刷地从河边“扑通,扑通”地跳进水中。面对青蛙溅起的水波,吓得我们只好撤回院子里。
  大宅院的外墙有一条小河,小河岸前的稻田里,与小河边的青蛙遥相呼应,更是一片蛙鼓齐鸣,热闹非凡。“呱!呱!呱!”的声音忽高忽低,你方唱罢我登场,响成一片。那个时候,你站在院子里发出的声音再大,也阻止不了蛙鸣声。特别是在雨后,它们常常举行一次次规模宏大的“合唱”,一直唱到雄鸡破晓,迎出艳阳天。
  夏天雨水多,每一次下大雨,我总是担心天井里的水会漫房。母亲说,古人很有智慧,为了让“暗窟”(排水道)里保持畅通,古人就捉来几只青蛙,放进天井里,让它们在排水道里“安家落户”,青蛙吃的是里面的蚊虫或者其他微生物。吃饱了就在里面活动,这样排水道的壁道上就不容易变窄。所以,下再大的雨,别说是我家的天井,就说我们大宅院里的其他12个天井里的水,也从来没有出现水患。
  稻田里的蛙声是喜庆的。在院子里纳凉的老农人,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摇着麦秆扇,一边聊天,一边听着蛙鸣,少不了谈论天气和时令的变化,比比谁家的水稻长得最好,夸夸正在“演奏”的青蛙,是它们减少了害虫的数量,而且还有“蛙声起,农人喜;蛙满田,谷满仓”的赞誉。人们对青蛙,更增进了一种特别的情感。听着大人们的谈话,我似乎嗅着稻秧的香气,听着一株株吮吸着充足水分、拔节成长的声音,眼前浮现出一片片金黄色的稻浪,无数粮仓里堆积在了心里。眼前闪动的是一碗碗晶莹的米饭、一张张雪白剔透的白粿、一笼笼香气扑鼻的米糕。
  守望在稻田里的蛙声,蕴含了人们对丰收的渴望,更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那是付出辛勤劳动后应有的回报。稻田里的蛙声,是珍藏在我记忆中的一幅美丽的动态风景画,守望在稻田的青蛙,对我而言,是最动听的音符,是萦绕在内心深深的故土情,如同母亲手中那根长长的丝线,牵系着彼此,不管我走多远,总能使我在一阵阵的蛙声里找到回家的路,追寻我那儿时的乐园。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