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副刊 > 城事
二斤粮票
【发布日期:2020-06-28】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
  那年秋收时节,为了帮助农民抢收,公社派出一批干部到各村驻点。
  按照当时规定,凡是上面下到村里的干部,都吃派饭。所谓派饭,就是根据统一安排,下点的干部早、中、晚三顿饭,要轮流到各家去吃。
  一天上午,我正在院子里玩得高兴,母亲把我叫到身边,说:“今天晚上,公社下来的干部要到咱家吃派饭,到时候你不许调皮捣蛋。”
  因为小,我并不晓得吃派饭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家里要来客人。
  那时,家里很穷,根本没有什么好吃的可以招待客人。可是,母亲还是精心地准备着。毕竟是公社派下来的干部,不能因为招待不周让人家说闲话。
  晚上,母亲炒了一盘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一盘土豆丝、一盘茄子丝。另外,又焖了一盆小米干饭。说实话,这样的饭菜,平时我是无论如何都吃不上的。
  吃饭时,公社下派来的两个干部,看到桌上的饭菜,很是不好意思,连连说:“简单吃点就行了,这样太破费了,太破费了。”
  母亲说:“你们为乡亲们劳累了一天,总得吃个饱饭吧!别客气,我们家实在没什么好东西,有点对不住你们了。”
  两个干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不好意思下筷。一个年龄稍长的干部说:“这样,按规定,我们吃派饭是需要付粮票的,一顿饭一斤,你家搞得饭菜有点超标了,我们付二斤。”说着,从兜里掏出二斤粮票,递到母亲面前。
  家里虽穷,但还不至于差这二斤粮票。母亲说什么也不收,硬是把粮票塞回到这个干部兜里。
  僵持了一会儿,两个干部见母亲执意不收,便说了声谢谢,红着脸,很不自然地吃起饭来。
  一顿饭下来,桌子上的菜并没有动多少。这让我很是不解。如果换了我,肯定吃个精光。当时我还在想,这两个干部饭量也太小了。
  吃罢晚饭,两个干部说要到村部去住,与母亲和我道别后,就走出了我家的大门。而母亲,也一直把他们送到路口。
  回到家里,我和母亲便坐在炕上吃饭。其实,我早就等不及了。这顿饭,是我当时的记忆里,吃得最香的一顿。母亲看着我狼狈的吃相,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说:“儿子,你看到刚才那两个干部没?他们不是不想吃,而是舍不得吃呀!”
  “为什么?他们不饿吗?”听了母亲的话,我不解地问。母亲摸摸我的头,没有说什么,只是瞅瞅了窗外。
  收拾碗筷时,母亲的眼睛突然一亮。她看着炕沿边的缝隙,愣了好一阵子,然后轻轻地用手指抠了一下,居然抠出一个小纸团。
  打开,是二斤粮票!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两个公社派下来的干部,都是党员! □白俊华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