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书
头亭戏台
【发布日期:2020-09-07】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
  头亭即原城涵古驿道的辰门兜村东古戏台,原来有个瑞云祖庙,供奉莆仙戏神雷海青,旁边有五帝庙,原为驿站所在地,过去凡出远门者,必于此拈香礼敬一下本方神只圣明菩萨。瑞云祖庙后院祀观音,称观音院,院中有古井一口,为莲花倒覆井栏,现俱不存。庙门口原有抱鼓门当一对,我小时候,经常在其上骑坐,朱门高栅,槛外是带屋顶的观戏棚,前一方石条方埕,那时,城里去四亭、郊下、辰郊、荔浦均经过此地。我家离头亭仅数百来米之距,头亭戏台一年四季歌笙不断,梨园弟子开戏棚,或者逢年过节,均来此谢戏娱神。故久闻戏曲笙歌,词调悠扬婉转。
  头亭周围,除了村庄屋舍,便是田畴和沟渠,荔枝林沿河沟岸蜿蜒曲折,田陌纵横间,是农业时代的古朴和宁静。八月荔枝尽后,秋风起,暑气渐消,夜间,农闲的村民便簇集于此,纳凉观戏。长乐人谢肇淛在《五杂俎》卷十二“物部四”:“莆田多善鼓琴,而多操闽音”,明代莆田人姚旅《露书》卷八“风篇”中记载了莆仙戏使用的一种特殊笛管乐器:“以蒹芦为之,莆中谓之芦笛。然亦莆中多此,岂余所见未广耶?”芦笛,亦名觱篥,胡方之笛,殆莆仙戏起源于唐宫廷梨园戏,唐时,胡笛广泛应用于宫廷音乐演奏,故此物竟迁播遐方,远至万里之外的闽中小邑有了此雅乐。近代莆仙戏乐器又增添了扬琴和电子箫管等新器,原先的锣鼓、梅花(唢呐)、芦笛(觱篥),琵琶、阮、箫、高胡和二胡,原先的筝后来为扬琴取代。至于觱篥一词,宋庄季裕《鸡肋篇》卷下:“筚篥本名悲篥,出於边地,其声悲亦然,边人吹之,以惊中国马也”。唐段安节《乐府杂录》:“筚篥者,本龟兹国乐也,亦名悲篥,有类于笳”。莆仙戏中独有的芦笛,即筚篥(觱篥),与高胡、二胡一起,在悲唱段时起音,使演员的唱腔一咏三叹,婉转欲绝,戏中以此来拟哭腔和悲声,那声音高亢、悠扬,细柔而哀怨,百啭不绝,台下往往啜泣声起,竟与台上演员一样入戏。莆仙戏曲复杂多种,光曲牌就有上百种,行当角色有生、旦、净、末、丑,以净、末、丑为台脚,生、旦为台柱。丑角多滑稽,令人忍俊不禁,如《春草闯堂》里的丑角轿夫,半蹲着腰步,头如鸡啄米般前后晃动,双肩上下耸动,随着步子和腰身耸动,形态滑稽可笑。唱腔多以拖腔为长,音节间隔长而多转折音调,演唱者一开口,即能招来满堂喝彩。莆仙戏大师黄宝珍的唱段,久听不厌,哀婉转折,将戏剧人物刻划得淋漓尽致。她当年每一出演,戏台下必爆满,观者拥塞挤摩,以致多让场面失控。闻其声,如玉音乳燕初开腔,婉转百回心啁哳。
  戏台上灯光映着华帷彩帐,穿着光鲜亮丽的演员车轮般上上下下,出将入相,台下是痴迷的观众。头亭笙歌不绝,是我小时候印象深刻的记忆。台场外,是卖花生浆、油饼、葱馃和扁食的货担,原先很少有三轮车,就肩挑手提,一只烧柴的烘炉上架一只大铝锅,另一头是碗碟瓢勺和水桶,那锅里咕嘟嘟地响,汤鲜味香,添把柴加把火,水就滚开了,下几粒豆腐丸、扁食,撒把葱花。香气就将人们的馋给勾了出来。大人多专注于戏剧的情节,不为所动,小孩子就没那耐心看戏了,来这里就图吃个痛快。于是,各有所钟,倒也两不相扰。
  戏终人散去,头亭戏台前恢复了宁静,一地的瓜子皮花生壳,头顶,那弯新月如勾,天幕湛黑如水晶,星星散淡,演员们回到瑞云祖庙后堂卸妆,灯光绰绰,人如雾里的一团水墨。□陈元武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