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剪指甲
【发布日期:2020-09-14】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陈银勇】
  每一次回到家时,老母亲第一唠叨的就是,“勇啊,你这次去广州(我去广州治疗耳聋)刚好三十九天。”我笑着回答:“你记得这么清楚!我都不知道具体是几天?”我母亲年纪虽九旬高龄,可记忆还非常清晰,或许是天下母亲都一个样,母爱是天性的,孩子永远是她的牵挂,唠叨永远是她乡愁的主题,终生难忘。
  每隔一段时间我从广州回到家,母亲总会先让我给她剪指甲。仿佛怕我偷偷跑掉似的。而每当看到母亲的一双变形的脚掌时,总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童年。
  母亲通常天蒙蒙亮就起床扫地、做饭,然后带着工具上田间劳动。当我们起床时,她已经带着很多青菜或地瓜叶之类的回家了。中午,我们放学回家,经常见不到母亲,往往要等上半个多小时才见到她挑着农具,背着一篮猪草或赶着家畜往回走。那时,我们还小,总怪母亲拖延时间,不让我们准时吃饭。其实,这时母亲身子已经很疲惫了。晚饭后,母亲总是闲不着,点着昏暗的煤油灯,不是缝缝补补,就是纺纱或编麻线,为将来给我们(四女二男)做件新衣服而不停地操劳着。
  母亲大半辈子基本是这样重复编织着我们的生活的。
  剪指甲,还得有点技术。稍有走神,剪刀会无情地剪到皮下嫩肉,流出血来,会让母亲惊叫的。由于母亲一生的过度操劳,使两个脚掌收缩性变形,脚掌底皮像磨光的地板,见不到一块完整的螺纹皮肤,皮又厚又硬,指甲更是像钙化矿石,又变形又不好剪,这是她一生勤劳与沧桑的见证!
  母亲右脚底因劳动过程中不慎创伤,曾经结了一个痂,脚底前面靠近无名指和中指之间,后来因带痂劳动伤口感染引起溃疡,治疗了好几个月时间才见好转。至今几十年过去了,伤疤还在,走路还是一拐一拐的。我从来没有听到母亲叫一声痛或苦。我母亲也是信奉“三一教”的,并入门为教徒。每天下午四点许,总是准时去壶南祠念经参拜“三一教主”。我家距壶南祠约600多米,往返一趟是1.2多公里。母亲双脚虽然变形,带给她的无限创伤,但每天总是默默地往返着、祈愿着,宁愿用忍痛来换取一家人的平安。
  老母亲的一生为了我们儿女们而勤勤恳恳默默地操劳着,从不叫累叫苦一声,同时也给她带来了难以消磨的伤痛。仔细观察她变形的双脚,总让我心情很忧伤,总让我很懊悔很对不起她老人家,年轻时为什么儿女们都没感受到母亲体力的大透支?为什么……
  每当问她原因时,她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只要家庭平安幸福就满足。是的,平安幸福是她老人家一生追求的梦想和归宿。
  最后一道,剪好指甲后,开始修磨。先用粗一点磨刀磨一遍,再用细一点的磨刀再磨一遍,用手摸摸,感觉是滑滑的,才告结束。看到被我修剪好的指甲,母亲微微一笑,我心也轻松许多了……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