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日焦点
英魂归大海 美名留人间
——缅怀烈士林春霖
【发布日期:2020-11-19】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晚报记者 钱碧云】

烈士档案


  姓名:林春霖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61年9月
  籍贯: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
  生前所在单位及职务:海军航空兵西沙某队,军士
  牺牲年月:1990年6月1日
  牺牲缘由:在兴化湾海面,抢救海上遇难群众,壮烈牺牲

  

舍小家为大家


  1961年9月,林春霖出生在埭头镇汀港村的一个农民家庭。汀港村有山有海,山光水色,交相辉映,美不胜收。海边长大的林春霖,波浪赋予他大海般的情怀,锻打他钢铁的意志。
  由于家里穷,小学毕业后,他便子承父业,当起了地球修理工。长大后,向往绿色军营的他,毅然报名参军,来到海南岛。培训结业后,他主动申请到条件最艰苦西沙群岛当充电员。在交通不便、人手不足的情况,他一干就是8年,把一门心思全扑在工作。
  1987年,他的妻子怀了第一胎,因胎位不正,产前连发了3封电报,让他回家,可因工作繁忙,分身乏术,他只好悄悄地把电报压在床底,一年后才回到家里。回家后,当他抱起女儿亲了又亲,让她喊“爸爸”时,妻子却在一旁伤心落泪——女儿哑巴。1990年,妻子怀上第二胎,担心再出事,多次写信让他回来,他又抽不开身,直到儿子出生10个月后,他才省亲。



  由于林春霖长年驻守海疆,顾不上家庭,他的家庭收入一直处于微薄状态,生活十分贫困。他的全家还住在不知哪个年代垒起的围着低矮土墙的破房里。长年的炊烟熏燎,使原本光线不足的茅草房变得黑乎乎的。他家的全部家当是一张木床和三个早已脱漆的旧木箱,以及一张用四张木板拼凑起来的饭桌。他的妻子、儿子和母亲都挤在一张床上睡,每当他回家探亲时,他的母亲都要到邻居家“打游击”。
  不少好心人都劝他趁现在的好政策提前退伍回家。因为彼时背靠大蚶山,面临兴化湾的汀港村, 山和海都是赚钱的好去处。一个男劳力下海捕鱼或上山采石,每年少说也可收入五六千元。林春霖每次回家探亲,许多好心人都劝他一番,可他总是说:“我要不要退伍是组织上决定的事。只要部队需要,我就决不离开西沙。”
  勤务分队的战友们曾多次看到林春霖收到家中来信后,独自一人在悄悄流泪,那是他在为家庭的特殊困难而伤心。有战友对他说:“你要是早点转业,凭你的本领,发家致富是早晚的事。”他的回答很朴实:“党把我培养成为技术骨干,并转为志愿兵,我怎么能过河拆桥?”他生前所在部队的一位军官来到他家中,看到如此贫寒的家庭,禁不住眼泪籁籁往下掉“春霖同志从来没有向领导反映过”。

舍个人为他人


  林春霖每次回乡都要为乡亲们做好事、办实事,把人民军队爱人民的真情倾注到乡亲们身上。
  1990年,蔡老汉家盖房,因钱不够,成了半拉子工程。有一天,林春霖路过蔡老汉屋前,了解这一情况后,立即赶回家把自己探亲带回家的钱拿出400元,帮蔡老汉解了燃眉之急。每次探亲带回来的钱,不是借这个,就是帮那个,乃至最后打电话到部队催老战友寄钱借给他。
  有一天,林春霖去码头村办事,碰上匆匆忙忙赶路的刘金顺。一打听,原来是其妻子得了急病,因无钱医治,急着去借钱。他二话没说,拉着刘金顺往自己家赶,一进门就叫妻子把钱给刘金顺。妻子把他拉到一边轻声说:“家里只剩下100元钱了,这是咱们买米的钱,你借给他,咱要喝西北风了。”他却说:“救人命要紧,还是先借给人家吧,买米的钱咱们再想办法。”
  1990年6月1日凌晨,林春霖从黄瓜岛岳父家乘渡船回自己的家,准备返回部队。孰料半途中,风云骤变,雷鸣电闪,暴雨倾盆。一时间,海浪滔天,渡船因迷失方向触礁了。当海水涌入船舱时,乘客们一片慌乱。林春霖见状,挺身而出,他大声喊道:“大家要沉着,别慌张。”这时,不识水性的林国新忽然被海浪卷走。说时迟,那时快,他立即跳入海中把林国新拉到一根桅杆边,让林国新扶住桅杆。林国新要他也扶着桅杆一起漂流,他却说:“船上还有八个人,我是党员,是军人,怎能见死不救!”说着,他又游回船上,把船舱盖板拆下分给其他乘客,直至大家都有救生物品后,他才最后离开沉船,扶着一块舱盖板漂向茫茫大海。



  突然间,一个巨浪向年仅14岁的乘客林国章压过去,卷走他手上的舱盖板。林春霖听到他的呼救声,拼命游过去,趁他上浮之际,迅速伸出左手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拉到自己身旁,共漂一块舱盖板。但因舱盖太小,浮力不足,难以维持两个人的重量,眼看两人就要一起下沉了,他毫不犹豫地用力一推,松开自己的双手,把舱盖板让给了小林,自己则赤手空拳与风浪搏斗。就这样,他只身在大海中同恶浪进行了生与死搏击。天亮时,林国新、林国章和其他四位被救的乘客分别漂流到了附近的海岸边,被人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