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信号树与“春牛图”
【发布日期:2021-01-20】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李峻】
  我办公室的窗户朝向南湖公园。
  每当工作累了、乏了,我往往会起身站到窗后,伸伸手、扩扩胸,顺便朝外张望一番。
  映入我眼帘的首先是那一池湖水,波澜不惊;偶尔也会有人工喷泉喷出,随着音乐声变换出婀娜多姿的模样。然后是三三两两的游人,有单身的、有结伴的;有的匆匆、有的悠闲,众生百态,安静祥和。
  目光再向远处延伸,可以看见五中的钟楼和旁边绵延的一座小山包。我不知道这座山包的名字,我的目光被山包上矗立的一棵树吸引住了。
  吸引我的原因是这棵树长得太突兀、太独特了。它的四周,是一些高矮相差不多的绿色植物;只有它,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挺拔而且高耸,颇有点鹤立鸡群、超凡脱俗的感觉。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要对着这棵树盯上一阵子:它如果是这座山包的后代,为什么又与其他的兄弟姐妹差距如此之大,就像是一个侏儒家族中诞生出一位姚明;如果它只是一个外来户,那它又来自何方,因何而来,为何而在?
  好在这个疑问困惑我的时间并不长,在一次与同事的闲聊中得到了答案:那其实并不是一棵树,而是一座伪装成树的手机基站塔。
  我不禁哑然失笑:这棵天天以树的姿态挺立、借树的名义深藏自己,给我带来无比困惑的,竟是一根可以时时发出手机讯号的“信号塔”?我不知道设立它的人是如何考虑的:为了美观协调,还是纯粹为了隐匿信号塔的真实面目,抑或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
  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一本名叫《鸡毛信》的小人书。书里的山上也有一棵树——一棵不平凡的“信号树”,每天由一名叫海娃的放羊孩儿守护着。海娃一边放羊一边放哨,如果发现鬼子出动了,就赶紧把这棵“信号树”放倒,给乡亲们发出信号。乡亲们只要看到山上的树倒了,就知道鬼子又要进村了。大家平常早就做好了坚壁清野的准备,这时马上转移,什么也不能让鬼子得去!那时候觉得人民群众的智慧真的是太伟大了:不费神不费力,就能把消息传遍全村,比现在的某个笑话里揶揄的“通讯基本靠吼”高明多了。于是自己当初的第一个纯朴理想就是当一名像海娃那样的放羊孩儿,每天守着“信号树”,盯着鬼子,决不能让他们祸害乡亲们!
  可是如果现在让我到对面的山上守着那根“信号树”,有情况时推倒它,估计就要成为“千夫所指”了:从前的树推倒了,发出信号;现在的树推倒了,没了信号。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以前的野菜是穷苦人家度荒的口粮,现在却成了酒桌上的珍馐佳肴;以前谁都讨厌穿打补丁的破衣服,现在好好的衣服上非得割出几个洞来方显时髦;以前凭票买肉总要挑肥的,现在大家都想吃瘦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记得旧时每年春节前,外公都要上街买张“春牛图”回来贴在墙上。然后这一年中家里碰到要做什么大事,都得在这张图上查查吉凶,看看宜忌。自然,这种“春牛图”只在当年有效,过了一年,就得重新换张新的;否则,到时查出的结果可能就是“牛嘴不对马唇”了。所以,莆仙方言中有个谚语叫“过期的‘春牛图’”,就是老辈人自嘲已经过时了,跟不上形势发展的意思。
  其实回过头来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社会总是不断向前。过去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很多都已时移俗易。只有这样,人类才能进步。所以,大家还得常葆一颗好奇心,乐于接受新事物,与时俱进、加强学习,才不会被时代所抛弃。要是总以过去的规矩为标准,用老眼光看问题,整天这也不习惯、那也发牢骚,可真的要成为老辈人口中念叨的“过期的‘春牛图’”了。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筱塘南街85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