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寒冬腊月“蚮”飘香
【发布日期:2021-01-27】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蔡柔远】
  莆田有一句俗语:“光着背吃蛏,穿着袄吃蚮”。意思是夏天吃蛏,冬天吃蚮(即蚝)是吃这两样海鲜的好季节。现在正是“穿袄”的时节,当然也是一年中吃蚝的最好时光。
  我喜欢吃蚝,但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那个时候还小。可是一说到吃海鲜,我首先想起的是蚝。我一向嘴馋,但在生蚝面前,我母亲总是说我是“好吃虎”(即贪吃的意思)。后来长大了,我还是喜欢吃蚝。所谓“兴会不可无诗酒,盛筵当须有肥蚝”,我是非常认同的。
  小时候,江口有一个叫“胡骑”的小贩,经常把海鲜挑到消费量大的沁后过山,和哆头小贩来比早。在我的记忆中,他们除了鱼虾外,还挑着两筐蚝。那个时候的蚝是用竹筐装的,小贩经过一路颠波,蚝筐底部水早已滴干。那一颗颗蚝粒显的非常鲜活。即使是生吃,也是非常清甜。那个时候,一斤蚮只不过是一毛五到两毛钱。在秋冬时节,家家户户都把刚刚收成的木薯粉或番薯粉,和蚝拌在一起煎“蚮饼”。家庭比较富裕的人家就把蚝拿了煮“蚮猴”。母亲比较会当家,既要让我吃上蚝,却不想花费太多的钱,于是买半斤蚝,拿来煮“蚮酱”。记得有一年,蚝很便宜,一斤不到一毛钱,她就买了好几斤,用盐把它汁起来,如果鸡下的蛋多,就把鸡蛋和咸蚮蒸着吃。若是过年过节或者参加婚宴,必定会有一道 “蚮猴蚕豆溜”。那个时候才是我最期待的。
  后来,我才知道蚝这种美食,也是来之不易。它不像是鱼虾,捕捉了一箩筐,就有一箩筐的收成。生蚝的外壳坚硬而厚重,我们享用到的那一块蚝肉,大有蚌壳里的珍珠那般隐蔽、那般难得。蚝也分很多种,野生蚝吸附在海里的礁石而生存。外表看来,像粗重丑陋的石头,似与礁石同为一体了。不懂的人,都不知那里面藏着美味的生蚝呢。海边礁石也有,只是小蚝。每当海水退潮,妇孺村姑,三五成群,手拿鎯头、铁棍,到海边翻石打壳取蚝,她们的脸被海风吹得黝黑,辛勤劳动大半天下来,也有丰收。
  听闻江口盛产蚝,又尤为肥美,前年,我们前往江口买蚝。这又刷新了我对生蚝的认识。江口的蚝真多,刚收起的带壳生蚝,堆得像一座山那么高,远远看去,如同一堆粗糙的石头,但那内里可藏着最鲜美的佳肴!吃海鲜,就贵在那一口“鲜”,生蚝亦如此。因而生蚝捕捞起来后,就要抓紧处理。如何开蚝?若给我们自己来,估计半天开不了几斤蚝肉!开蚝,是很讲究技巧的。粗鲁砸开,会破坏蚝的构造,导致蚝不能吸水,很快就死去。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那一帮负责开蚝壳的妇女。她们坐在小板凳上,手戴开蚝专用手套,左手将生蚝固定在垫板上,右手握着一种“蚝啄”的工具,先向蚝壳的下方凿一缺口,然后用“蚝啄”的长矛尖端向缺口用力一撬,外壳便应声而开。接着,用刀尖把蚝肉与壳分开,一只洁白饱满的生蚝,就完整无损地弄出来了。她们手法极其娴熟,有时甚至不用看,在开蚝之余还能阔聊家常,这是多少辛勤劳作后,才达到的熟练!我不由得心下沉思:我们享用到的每一只生蚝,不仅要感谢海洋的恩赐,也应该感激劳动人民的辛劳!
  心满意足地买到蚝,归来路上,我们看到江口的海湾里,布满了一根根桩子,一问,才知道那些是蚝桩,是养殖生蚝的装置。现在养蚝技术越来越先进,蚝的品质也愈来愈好。在夕阳的照耀下,平静的海面金光闪闪,一根根蚝桩的影子也被拉长,这里风景优美,物产丰富,尤其是肥美的生蚝,想想就使人欢喜!忍不住给远方的友人打电话:好久不见了,来莆田吃生蚝呀!写到这里,我还想再喊一声:好久不见了,来莆田吃生蚝呀!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筱塘南街85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