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遥远的甘蔗
【发布日期:2021-02-03】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黄丽珠】
  想起一个有关甘蔗的笑话。一卖蔗的莆田妇女对一外地顾客说:你钱给我,我“嫁”(蔗,莆仙话“蔗”与“嫁”同音)给你!顾客听得呆若木鸡内心翻江倒海,莆田女就值一根甘蔗?而普通话不标准的卖蔗女更是一脸的纳闷:做生意不就是如此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天经地义。
  笑话归笑话,在莆仙,甘蔗真的和出嫁的女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倘若在乡野村落,邂逅新婚夫妇,男子西装革履,帅气逼人,女子红衣红鞋,脉脉含情,公婆一人提着公鸡母鸡各一,一人拎着两株用红绳子捆扎的甘蔗,满面含春笑语盈盈地迎面而来,不必讶异,那是“回门”(新婚夫妇第二天回女方家)返回时娘家人必备下的,甜甜蜜蜜,节节高,祝福携着寓意一起上路呢。
  甘蔗分为两种,黑皮的,青绿皮的。黑皮的,其实是深紫到极致,错觉成黑色的,莆仙话叫“黑鬼蔗”。是“乌龟”还是“黑鬼”?请教李金贤老师。李老师说“通常叫乌蔗或紫蔗,以色名之。插入一个‘鬼’只是形象生动罢”,民间命名自有道理。小时候大人没少指责一天到晚在外疯玩的孩子:晒成黑鬼了!想来就是担心孩子晒成如“黑鬼蔗”这般的肤色了。深紫外皮的甘蔗容易咬开,汁水丰足,啃的人心满意足。可惜,小时候没吃上几回,除了价格贵点,还有就是不受当时糖厂喜欢。
  计划经济时代,十里八乡,家家户户,谁家旱地里不种上一些青皮甘蔗?糖厂收购走,毕竟出糖量高。到收获季节,放眼望去,自家的邻居家的,连成大片大片的甘蔗林,突兀地,顶天立地,一扫冬日的萧索。青皮甘蔗和竹子在外形上有一定的相似性,就像小时候我就会混淆韭菜和麦苗。除了枝干节间距的长短和叶片差异,有一样的颜色和肤色,当然,竹子不能吃,而甘蔗可以。倘若没有一点伶牙俐齿,和甘蔗是较不上劲儿的。
  母亲总有办法让馋嘴又没好装备的我们吃上青皮蔗。收购热潮过后,田野空荡寂寞,那些甘蔗林也许早就变成白糖、纸张什么的,然而我们总是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总是会在后厢房保存两大捆甘蔗,这些都是母亲从甘蔗田里精挑细选出来的。母亲抽出一株,用刀劈去蔗头处的根须,然后逐节砍断,去皮,再将蔗切成长条形。不待母亲分完,牙好的早就咬起蔗皮了。我天生对所有动植物皮持抵触心理,不着急,总会分到的,母亲却说我是“聪明皮傻瓜骨”,意思是外表看似精明聪明,但其实骨子里傻得很。一群孩子围坐一起啃开了一个童年,甜丝丝的。厅堂里的蚂蚁来不及分享甜味,一个畚箕把所有的残渣都倒给了太阳和清风来品鉴。
  从“大房”(大家庭)分家后,我们搬到前面石头坯房里,新的,仅盖一层。白手起家,母亲得自己想想办法,她可以一人拉着泥板车上山运杂石,无法想象下山时是如何应对?记得有一次和母亲进乡镇运回饲料,下坡时明明要使劲向后拖拽着扶把才能保持力的平衡呀,那得用多大的劲啊,可是在母亲那里,似乎天生就有那么大的劲。就那样,一车子一车子的石头,一车子一车子的沙子,一车子一车子的水泥……从四面八方艰辛无比地运回来了,几乎靠母亲孱弱的肩膀和伟大的神力,二层终于落成了。以至于至今我还是认为母亲的驼背就是盖房子劳累的勋章,母亲的白发也是积蓄了一些时日迸发出来诉说往事的。
  月色朦胧中,村庄还在咂摸着梦境,犬吠有一声没一声的,也惊扰不到村庄。母亲就手拿镰刀独自上山了,她个子不高,微驼的背,然长相俊美。四围黑黢黢的,不影响母亲步伐的沉稳。甘蔗林“沙沙”作响,披着月光似乎在忘情吟诗,母亲不会欣赏这些画面,只是弯腰挑了一株甘蔗,便挥起镰刀。甘蔗叶拂过脸庞时生疼。返回时,寒风依旧刺骨,母亲啃起甘蔗,甜甜的汁水顺畅了味蕾,顺畅了心。回到家时,几乎就剩蔗尾几节了。贫寒年代里的慰藉与能量来源,我想就是如此了。或许,那些精挑细选的甘蔗就是母亲那些深夜里备下的。
  母亲的吃苦耐劳与胆大到底没有遗传给我,甚感遗憾。成年后,我与甘蔗的情缘似乎若即若离了,市场经济后,家乡的甘蔗不再是经济作物了,已入了水果行列。我家早就没种田了,更别说种甘蔗。那些有关甘蔗的记忆越发遥远了,只是偶尔回乡,看到大片荒芜的田地和没膝的野草,想起曾经的甘蔗林,绿油油地迎风舒展,怅然感油然而生:怎么就老了呢?岁月没给我们更多清晰的痕迹,过滤后的记忆到底是甜还是涩?
  如今,年关岁末一定会在婆婆家见到它们。“围炉”后,大人们给小孩分完红包,小孩们放完鞭炮,便开始一人拿着婆婆切好的甘蔗一根,比赛似的啃起来,场景极像童年时的我们。一旁的婆婆慈祥无比:“甜吗?”孩子们鸡捣米似的点头。不一会儿甘蔗渣垄成一堆,还不能扫去,大年三十那天的垃圾都成了财气福气呢。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这不,先生牙齿好,一边温脚,一边啃甘蔗。热气氤氲中,这个小时候在甘蔗林中欢快无比地穿梭,捉迷藏的孩子,也人到中年了,此刻表情放松又惬意,想必这些都是寒夜里最舒服的方式吧,将童年里的记忆一节一节地啃出来。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筱塘南街85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