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拥抱芬芳
【发布日期:2021-02-10】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江雪独钓】
  站在晚风中,你簌簌而落。风中有你迷人的香气,有你娇弱的纤影,我拾起一瓣瓣细碎的馨香,不知道该怎样拥你入怀。淡淡的欣然和幽幽的愁绪做着永无休止地争执。就像你一面脱离枝头的不舍与一面亲吻秋风的贪恋吧,总在恍然间飘忽难定,但你最终落于泥,落于土,落于风中。
  当你轻轻喘息时,命里的定数已矣。那无数个月光里的轻诉和期许也从此成了前世的追忆。落花香,裙裳动,落花满地,裙裳翻飞,只是,只是静立一株株桂树前我能逃离的是什么?是那永远也拾不起的月光中的轻许,是那永远盘踞在心间多年的阴影。
  又一次独自静立在秋风的芬芳中,又是晚风。又见你簌簌而落的媚影,我的发间,衣领全是。那飘飘而落的难道只是花影?难道不是我坠落忧伤的心?秋风向晚,周遭静寂,山径边的野草花在暮色里犹显苍茫。试问自己是来验证什么或追诉什么。然而风潇潇,落花随意,一切又都那样悠然那样灵动,为什么要来证明,证明自己也曾和一株桂树一样曾有过那样多的愿望呢?而那一夜的月光不再!那一夜的月光已不再!
  往事已矣,一如那一夜的月光,那一夜花影下的少年模糊的背影。那渐行渐远的永夜已不再,空留风中的芬芳,而我此刻我竟也忘情地拥吻着这淡淡又浓郁的芬芳,似乎忘乎所以,对拥着风中的芬芳入怀,一切幸矣。桂树下漫生的野花,在风中轻轻逸动,飘逸的草木也一定有着飘逸完整的灵魂,为什么要苦苦追寻那已逝的月夜?做一株在风里雨里漫生漫长的草木不好吗?
  站在晚风中,我不再要求去印证已改变了的心情,不再要求从来也没能留下的结论。只任凭秋芬将我轻轻拥绕,而我终于也能温柔地拥抱这晚风中的芬芳,不惊不喜,不忧不悲……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