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旅游
十八股头四月天
【发布日期:2021-04-02】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林智标 文 图】
    映山红开了,又撩起对十八股头的念想,记得那年上山时恰巧邂逅了一场任性的春雨,雨潇潇,雾茫茫,不经意间亲历了一场“雾里看花”的梦幻佳境 ,余味绵长,幽幽绕绕,缱绻至今。
    十八股头是属于男人的,上十八股头的男人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男人,一次一次上山其实与大山无关,是行走在每个人自己心中的那座山,上上下下间任由男性的荷尔蒙肆意飞扬。记得那年秋天,同行的朋友一跳一蹬纷纷爬上最高峰的巨石上,充满戏谑的挑逗,让恐高的我在高耸奇险的巨石下狼狈成极度颓丧的羔羊,从此十八股头便成了我心中的大山。去年五月上山,巨石隐没在浓浓的雨雾中,迷茫而又狰狞,瞟一眼心头都涌上沉沉的心悸与恐慌。此次上山在驴友们“不堪入耳的笑话”中竟神使鬼差地爬上了巨石,这一爬,天空地阔,远眺群山连绵如朝圣,俯瞰驴友点点如蚍蜉,恍惚间凛凛如大将,吸气,挺胸,收腹,对着远山一声长啸,清亮的嗓音在苍茫的群山间飘荡,那么洪亮,那么空灵,所有的心里负重在这一刻释然全无,飘飘然的像游仙野鹤。
    下山前再次回望这座雄踞于大山之巅的巨石阵竟然觉得格外亲切,我在想,这座让我负重又让我释重的巨石是怎样须臾间神奇般地让我深切体验到负释两重天的生命境界?生命的负重往往源于对心里那座大山的欲望与恐惧,而释重其实也就再坦荡一点,不是不能,是因为背负太多掣肘着我们的能,仰望在巨石上挥手高喊的驴友,不禁会心地笑了。
    而四月的十八股头应该属于女人的,你看,几阵春雨过后,本来十分枯瘦的映山红悄悄爬上枝头,一点一点,红的,粉的,浅蓝夹着嫩白的,或含苞,或怒放,或亭亭于碧翠之上,或含羞于嫩绿之中,漫山遍野,交相映衬,不矫揉,不媚俗,清雅孤傲,恰到好处地点缀与渲染着满山的柔翠。
    四月的十八股头很柔,柔的让人不相信这里曾熬过酷毒的炎夏,忍过凄清的秋风,耐过刺骨的寒冬。四月的十八股头很纯粹,这里的草,这里的树,这里的每一块石头,每一处柔顺的凹凸,所有的一切似乎本来就为映山红登场而铺设的,那么贴切,那么天衣无缝。
    十八股头的映山红似乎经过了哪位园艺大师的精心设计,不管是间距的分布,颜色的搭配,品种的挑选,还是对山势的考量,视角的布点,心里的调适等等,都十分恰到好处。我想,驴友每一次情不自禁的惊叹大抵应该都源于这种精妙的布局吧。
    行走在这大山之上,你不要担心会被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刷爆眼球,你循着映山红而去,或许刚愁着找不着一朵映山红,不要急,在你正愁着时,山路两旁便冷不防闪出几株,或者一片,鲜艳的映山红在枝头似笑非笑,高冷冷地挑逗着你。此时,你可以尖叫,也可以凝视,或者摆个剪刀手,一切都可以由着你的性子来,当映山红染红了你眼眸,好了,收回你挂在枝头的嬉闹与欢笑继续前行。接下来行走或许没有映山红,别急,你尽可以东张西望,让满山的翠绿洗净你染红的双眸。
    十八股头的映山红不仅仅愉悦了你的眼睛,而是通过你的双眼温润了你的灵魂。十八股头的映山红美在舒心的节奏,美在禅意的留白,美在张狂的泼墨,一路走来过于舒缓往往容易憋闷,十八股头的映山红总会在你临近憋闷之时冷不防给你个豁然开朗,一切似乎都呼应着你的审美需求,让你无暇去顾及旅途的疲倦。
    站在大山之巅俯瞰着漫山遍野的映山红,我在想,如果将这些映山红移植于房前屋后或者是某个够大面积的公园或花园,能否产生如此这般的震撼?如果不能,那么我们因何而震撼?如果说为这大山,那么倘若没有映山红又将会如何呢?
    大山是男人的,而男人的大山充斥着铮铮豪气,一味地豪气难免过于高亢,四月的十八股头非常巧妙地平和了这种高亢,平和得如酒如诗。阳刚与阴柔的纠缠往往会厮磨出旷世诗篇,十八股头用铮铮铁骨托举着如诗般的清雅柔美,托举得英姿勃发。于是,我想到了英雄与美人,英雄若少了美人似乎就不够生动,美人若没有英雄的垫衬似乎就显得灰白了点,英雄与美人的故事可以随意演绎,即便演绎得十分悲壮凄美,都会令人深深的敬仰与膜拜。十八股头的映山红或许就是英雄怀里的那位娇艳美人,而立于大山之巅面对着如此娇艳的美人,每一位登山者都能找到各自心灵的契合点,去满足和抚慰深藏在心底的原始情结。我想,也许这就是十八股头和映山红的魅力所在吧!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筱塘南街85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