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剃头模
【发布日期:2021-08-31】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林俊豪】
  学友曾任某炮兵旅旅长。他说自己没啥后台背景,又是平民子弟,能不断磨练成长,不少得益于慈父之教诲。
  家乡古镇,学友的父亲名叫阿模,中等个子,眼睛簇亮有神,手脚利索,剃头的干活,古镇人干脆称他剃头模。
  当年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居民们肚子都填不饱,卫生条件更差。弟弟上幼儿园,头发点缀白花花的虱蛋,还有那圆滚滚的虱子,吸饱人血,在发梢上蠕动,怪吓人的呢!
  我带弟弟上理发店。剃头模往弟弟身上披白围裙,稳拿手推剪,“嚓嚓嚓”直往弟弟后额头发上推。推剪了后额头发,弟弟头顶短发上,忽见一只只圆滚滚、白里透红的大母虱,在发梢上爬动。我瞧着,不禁惊呼:“虱子,好大的虱子,快抓!”
  “莫慌,莫急!”剃头模显得挺镇静。
  剃头模举起剪刀,“咔嚓”一响,当场将大母虱剪成两半。紧接着一只、两只……我和学友边喊边数,十几只虱子在剃头模的剪刀下,瞬间被剪得五马分尸,在弟弟头发梢上散布星星点点的血丝。
  我对剃头模剪虱子精湛手艺,惊得目瞪口呆。剃头模却吐了口气:“嘿,那虱子对比发丝,可大多啦,有啥不好剪呢?”
  弟弟头发上布满白花花星点点的虱蛋。剃头模直呼我的小名:“虾仔,再看我表演一下剪虱蛋的手艺。汽车不是用手推的,咱功夫才是真的!”说着,他举起剪刀,“咔嚓”一响,瞬间将那一粒小虱蛋剪得无影无踪。
  “真比神仙还灵呐!”我脱口赞叹。
  不过,弟弟头上的白花花虱蛋,就像天上的星辰,数也数不清。剃头模只好举起手推剪,干脆将沾满虱蛋的头发,“刷刷刷”直推理掉,剃个小光头,让虱子、虱蛋一股脑儿丢了藏卧之“荒草”呢!
  “这下虱子虱蛋无处可逗留!”我和学友手舞足蹈。
  我和弟弟就要离开理发店,当面问道:“阿模师傅,你既剃头发,又帮抓虱子,几多钱呢?”
  剃头模手指墙上价格表:“大人2角,小孩1角,明码实价!”真好,他剃头手艺精准,还不胡乱叫价。
  国家经济恢复后,人民逐渐丰衣足食,年轻人讲起卫生,头上再也不生虱子。那年,学友报名参军,临行之际,他对我说:“老学友,咱们就要各奔前程,有啥留言呢?”
  我没啥豪言壮语,脱口交待:“学友呀,要学你父亲那精准理发手艺,又不贪心乱讲价钱,这种风气若带到部队,说不准会派上用场,恐怕还能当人杰呢!”
  我和学友分手之后,去山区插队当农民,后又进国有企业当工人。每次返乡探亲,我都要找剃头模理发。他总会询问下:      “喂,你那头上长虱子的弟弟,如今怎样啦!”
  “恢复高考后,弟弟己考上大学!”我赶紧说。
  “行呀,长虱子的脑瓜特发达,如今小毛孩也成国家有用之材!”剃头模打趣道。
  那年“七一”,我要参加入党宣誓,专找剃头模理发。他说:“我今天用功夫替你理发,好让你带个光鲜清洁的脑瓜,探进党的大门啰!”
  剃头模把我的头发推剪梳理一番,伸出双手十指,用碱水、香皂水等一遍遍摩挲洗漱,去掉头屑的黑发干净清爽,感到挺舒适。我顺便问道:“阿模,你的儿子,即我的学友,如今多少混出人模人样啦!”
  “是呀,儿子在部队进军校提了干,当上排长、连长、营长、团长……”
  “还挺有出息!”
  学友在部队被提为某炮兵旅旅长,我赞不绝口。
  学友却谦和回答:“我就学父亲那种剃头精准手艺又不贪财作风,如我当炮兵使用炮镜,过去是德国进口高价光学仪器,如今用国产炮镜,价格低多了,先天不足后天弥补,狠命苦练瞄准光圈、刻度、标尺……就像当年瞄准你弟弟头上一只虱子,好比端掉一个暗堡;瞄准一片虱蛋,好比打倒一群敌军!”
  “你父亲剃头模,真不愧是人之楷模!你能把精准剃头手艺和清正作风搬学到军事上,哪有不进步的道理呢!”我终于恍然大白。
  剃头模年逾九旬才离开人世。我和学友在脑海里,不时地浮现他理发时那活灵活现的镜头场面,以及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爽朗笑声,余音袅鼻,真逗人呀!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筱塘南街85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14011754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