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木兰溪
苦瓜
【发布日期:2021-09-08】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蔡柔远】
  小时候,每次看到母亲炒苦瓜,我总是绑着脸,表示“抗议”。没想到,来到广东以后却喜欢上了苦瓜。
  儿时之所以不喜欢吃苦瓜,那就是“苦”呗!尽管母亲说苦瓜具有清热消暑、养血益气、补肾健脾、滋肝明目的功效,我还是很讨厌吃它。大概是因苦瓜外表奇丑,表皮上隆起的小疙瘩,酷似那背面满是瘤状突起的癞蛤蟆,让我看了心里就不舒服。加之味苦,便更加不喜。每逢母亲做苦瓜拌盐淛的杨梅,我连看都不看,在自己的稀饭里拌上几筷黄豆酱就到院子里去吃。有时候苦瓜炒蛋时,我碰都不碰一下苦瓜,就专挑鸡蛋吃。我不明白这玩意儿苦不拉几的,大人们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吃,还表现出一副甘之如饴的样子。在我的认知范围,苦瓜又叫半生瓜,半生以前,人俱觉苦涩难食,半生以后才知道其清凉甘香。母亲爱吃苦瓜,或许跟她的阅历有关,风风雨雨几十载,对人生有了较深的理解吧。
  有一次我到朋友家中,其夫妻俩分工合作:妻子负责切苦瓜、朋友负责做馅。妻子把苦瓜洗净,切成3公分高的小段,再用勺子挖空中心的瓤和籽;朋友把新鲜猪肉剁成肉泥,鲜香菇、鲜虾仁均剁成碎粒,加入葱花,一同放进碟子中,搅拌均匀做成馅。夫妻俩一起酿苦瓜,把馅逐一放进苦瓜段中,用小勺压紧,使肉馅填塞紧密。酿好的苦瓜段码放在盘内。烧开蒸锅中的水,将苦瓜放入笼屉,大火蒸40分钟至熟透。最后把芡汁浇在苦瓜段上,一盘“苦瓜盅”就做好了!我想,人家这么热情招待我,再不去碰就有点失礼了。
  看着眼前润碧鲜嫩的“苦瓜盅”,我有些犹豫:吃还是不吃?看着朋友大快朵颐,我有些好奇,挟了一块细细品尝,一种清苦在舌尖慢慢地透出来,回味却是鲜美而甘甜的,确是人间美味。一盘“苦瓜盅”,几乎被我一人吃了一大半。
  母亲曾经说:“民间相传苦瓜有一种‘不传己苦与他物’品质,苦瓜虽苦,但是和其他蔬菜鱼肉一起炒一起煮,都不会把自己的苦味传到其他食物上面,所以古人认为苦瓜‘有君子之德,有君子之功’,故誉为‘君子菜’” 。清代有个学者、文学家这样写苦瓜:其味甚苦,然杂他物煮之,他物弗苦,自苦而不以苦人,有君子之德焉。
  自从我爱上苦瓜后,我家餐桌上常有苦瓜这道菜。特别是炎炎夏日,三五日不食,倒想念得很。苦瓜炒鸡蛋,苦瓜吵香肠,苦瓜吵小虾,苦瓜炒肉片,苦瓜炖排骨汤……好吃极了。
  清代文学家张小娴说:“苦瓜跟年龄无关,也许跟岁月有关。当你尝过了人生百味,苦瓜的苦,已经算不上苦了。”我想:大凡爱吃苦瓜的人,一般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吃第一口很苦,第二三口随之而来的就是清香甘甜啦。人生亦如此,只有领略到了苦痛,才能品味出甘甜。我想,也许,这就是母亲爱吃苦瓜的真蒂吧!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筱塘南街85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14011754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