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莆田晚报 >> 情感 >> 正文
生命来来往往,哪有来日方长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8-16】【作者:口述:陈林安 女 30岁 部门经理 整理:欧扬/来源:】【阅读: 次】

  “我可能要孤独终老了。”
  上周六晚,五年前辞职去厦门的林安难得请了年假回莆田。五年前,不顾家人反对和同事挽留,林安毅然决定辞掉稳定的事业单位工作,只身去厦门追逐她理想的工作与生活。五年来,我们联系得不多,多数时间只是远远地在彼此的朋友圈里默默关注。所以那晚她约我,让我颇觉得意外。
  林安是我认识的所有女孩中少有的特立独行的那一类。她有个性,也不乏才能,可以一个人旅行,所以也不害怕一个人去陌生城市从头再来。印象里的林安,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不显落寞。她就像一个小太阳,在人群里闪着光,也燃烧着自己的能量。可是那晚,当她忽然身体后倾,慢慢陷进咖啡店的沙发里,颓然吐露"我可能要孤独终老了"时,她的神情满是疲惫与落寞。这样的林安,我还是第一次见。
  “正牌男友长期空位,准男友是生活标配。”林安苦笑着说,这是她长期的苦恼。“准男友”多半是亲戚朋友同事给她介绍的相亲对象,她与他们暧昧不清却又界限分明。她说,这种关系就像在悬崖边行走,可生可死。向前一步是爱情,退后一步是陌路。
  近来有个男孩是几个月前林安的大学同学介绍的,两个人吃过几次饭、看过几场电影、散过几次步,一直维持着互相陪伴的模式,但谁也没有提出过要确定关系。林安这个年纪的人谈恋爱大多如此。最初觉得不如试试看,于是渐渐地变得暧昧又疏离,最后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习惯。
  其实,林安并不喜欢暧昧,相反,她总是把身边每个人的角色都分得清清楚楚。男同事的车她从不单独坐,客户的邀约她也永远拉上一群同事。所谓相亲的“准男友”也是,对方不主动,她也同样能晾着人家不联系。男孩不约她吃饭,她就自己一个人宅在家里叫外卖。身边的亲戚同事朋友经常劝她,女人主动一点没什么大不了。她却总说自己白天太忙,晚上太懒。“可能单身真的是一种病。一个人时间久了,什么事都能自己做,什么苦都能自己扛。所以,懒得联络,懒得约会,甚至懒得主动去了解另一个人,或者,用心去经营一段关系。”林安悠悠说着,唇边有一丝苦涩。
  我说:“其实,这不是病,你的忙和懒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不是你想选择的那个人。”林安若有所思地把身子更加缩进沙发里,沉默许久后才闷声说道:“你知道,其实我这次回来,是为了五年前迟到的一条告白。”
  五年前,林安和我一块儿合租。在去厦门前,在她身边也有一个暧昧不清却又界限分明的“准男友”。那个男孩一米八多的个子,喜欢户外运动,有稳定的工作,有爱笑的眼睛。一切都符合林安的想象。他们是通过亲戚介绍认识的,相同的兴趣爱好让他们很快就熟悉起来。每天互道早安、晚安,一周约会两次,他们以“准情侣”的姿态认真交往了三个月,林安却始终没有等到男孩的一句“做我女朋友”。
  那年二十五岁的林安,夜里在我们合租的房子里和我说起男孩时,有着一股故作姿态的矜持和骄傲,也有着一丝拿捏不准的失落和期待。恰巧当时厦门的一家公司可以为林安提供一个她一直向往的工作机会,林安和男孩说起想去厦门工作时,心里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走。她在心里呐喊着“只要你说别走,我就不走”。然而,这最后一次的试探,林安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告白。于是带着一丝赌气和几分骄傲,林安果断辞了职,头也不回地去了厦门。
  谁也没有删了谁的联络方式,只是谁也没有再主动联络过谁。林安觉得心寒,原来相识一场,不过换一场凉薄。于是将幽怨化作动力,把时间和心思都放在新工作上。仅仅两个月,林安就提前转了正。
  转正那天,林安去买了新手机。在新手机上插上原来的电话卡时,一条短信突然闯了进来。短信很长,显示的发送时间正好是两个月前林安离开莆田的那一天。而署名,正是那个让林安放不下的男孩。男孩的短信大意写着:得知林安想辞职来厦门的时候,他便也偷偷做了决定,是想要追随她一同来厦门的。只是父母抵死不同意他辞了现在的工作,身为独子,他无力也无法抗争……“他说,也许他已经没有资格要求我等,却依然希望我们有来日方长……”只是这句"来日方长",等到看到时,早已经在时空里延迟了两个月。
  林安宿命地觉得,或许这样的错过,就是命中注定。所以即使是在延迟了两个月后才收到短信,她也没有向男孩解释或表态。而男孩,也因着林安走后的杳无音信,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只是林安的空间访客每天都会出现男孩的访问记录。林安觉得困扰又暗自窃喜。也偶尔幻想着是否真的还会有来日方长?直到两个月前的某一天,林安发现,男孩突然就从她的访客名单上消失了。自此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访客记录里。林安觉得有点心慌和莫名,于是,五年来第一次,她主动搜索男孩的微博,在男孩的微博上,林安赫然看到了,他要结婚的消息。
  “说不清那一刻的心情。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了这么些年,也许是我太理所当然了这么些年。生命里来来往往,哪有什么来日方长。若想在一起,又何必许什么来日方长?”林安有点落寞又有点期待地望着我,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在等待有人带她走出迷宫。可是,其实答案她早就了然。很多时候,人们渴望倾诉,却并不需要答案。她所希望和期待,终不过是有人可以代替她,说出那个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的答案……

  编后
  总有人在该珍惜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到了该放手的时候,却幻想着还有来日方长。如果当时可以在一起,又怎会有日后的彼此观望和互不打扰?不过是一场命中注定的错过和来日方长的假象,上了自我感动的当。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焦点图片
  • 第十一届“6·18”我市已成功对接项目成果699项
  • “6·18”我市将举办6场项目座谈会 项目总投资约100亿元
  • 中华妈祖情 两岸一家亲
  • 乐享民俗文化踩街活动

热点新闻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厢区莆阳路343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闽ICP备08010073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